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俞邃 中国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美国不必顾虑中俄接近

2016-12-07

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媒体纷纷预测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其中关于美中、美俄关系的走势,议论尤其热烈。

S2.jpg

鉴于2016年适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15周年和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20周年,中俄关系显得更加亲密,对此有些美国人士似乎感觉不爽。

其实,自从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来,俄美之间也曾有过相当接近的经历,而中国倡导与美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更是坚持不懈。

人们记得,上世纪90年代最初几年,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曾竭力谋求与美国亲善。当时在一些人眼里,俄罗斯的对美政策甚至要高于对华政策。因为手捧衰颓不堪的俄罗斯,叶利钦指望选择美欧道路来振兴国家,热切希望得到美国和西欧大国的资金和技术援助。

然而,当时美国对俄罗斯颇不放心。一是担心叶利钦能否坐稳江山,政局会不会逆转,因为当时俄罗斯共产党的势力还相当强大。二是总觉得俄罗斯毕竟是由苏联脱胎而来的庞然大物,其核武库之巨大、国家版图之辽阔、自然资源之丰富,傲立全球,担心它一旦强盛起来,会成为又一个苏联。于是,美国对叶利钦的援助可以说是杯水车薪,口惠而实不至。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不断地推动北约东扩。叶利钦失望了。在普里马科夫先后担任外长和政府总理期间,俄罗斯加强了与中国的合作,1996年4月与中国建立了平等互信、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S3.jpg

1999年3月美国发动科索沃战争,更使叶利钦对美国绝望。他在内外交困的境遇下,黯然辞去总统职务。普京横空出世。

普京是明白人,他深知要振兴俄罗斯,必须与美国合作。2001年11月他首次出访美国,与布什总统发布两国“新关系”联合声明。称俄罗斯与美国“已经克服了冷战的残余,任何一方都不把另一方视为敌人或威胁的来源”,提出要“建立保障俄美双方安全以及国际安全的新战略框架”。

随后,2002年5月,布什总统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与普京签署俄美《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和关于“新型战略关系”的联合声明,称两国“走上了21世纪新关系的道路,忠于在友好、合作、共同价值、信任、公开性和可预见性的基础上发展相互关系的原则”。布什还说,他的俄罗斯之行使两国抛弃了冷战时代的互相猜疑,“武器已经不再互相瞄准”,美俄将进入关系友好的新时代。普京也说,美国已不再是俄罗斯的敌人,俄美关系将进入一个新纪元。

以上足以说明,普京一开始对美国是寄予厚望的,双方竟然采取了“新型战略关系”这样的高调。当时中国并没有因俄美之间的接近而心生疑窦,相反是乐见其成的。

2001年发生“911”事件后,俄美在反恐方面又有过合作。俄罗斯甚至同意美国在它的传统势力范围——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设立空军基地。

然而,此后美国的一系列举措激怒普京,引起反抗,两国关系日趋恶化。那就是北约进一步向原苏联版图推进,还先后在中亚等地策划“颜色革命”,接着又在东欧某些国家部署反导系统,还不时在中东挑战俄罗斯的既得利益,等等。而2014年初在乌克兰策动的基辅广场骚乱,事与愿违,导致民族历史渊怨复燃,给普京提供了拿回克里米亚的机会,乌克兰被肢解,其严重后果会蔓延久远。

S4.jpg

在美俄关系日趋复杂化的过程中,中俄关系的确从多方面得到了新的发展。

中俄两国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是出于各自的利益需要,并非针对第三国,这是问题的本质。不过,话要说回来,倘若某个第三国对俄罗斯和中国图谋不轨,那么,毋庸讳言,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客观上存在防范与应对第三国威胁的作用。

中国在与俄罗斯发展关系的同时,真心实意地一再提出要在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基础上与美国建立新型国家关系。这已为举世熟知。

所以说,美国用不着顾虑中俄接近,这与俄罗斯不必担心中国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同一个道理。

S5.jpg

值此美国领导人换届之际,普京与特朗普不乏相互赞美之词,普京且率先作出友好姿态。特朗普为本国着想,对俄关系势必有所调整,问题在于进度和限度。其前景正给人以某种期待。

当今美中俄三家的关系,对世界局势的影响是举足轻重的。三方应该也可能形成一种最佳结合状态,那就是本着合作共赢的原则,相互尊重,彼此借重,推进世界经济良性循环,合力应对各种自然灾害,携手打击公敌恐怖主义,建立和维护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从而既有利于自身,又有利于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