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滕建群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中立:特朗普给美国的最佳选择?

2016-11-21

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的胜利,被一些专家和媒体称为新时代美国人掀起的一场革命。特朗普成为当选总统后,考虑到他的背景和竞选中的表态,许多中国人都在问这对中国到底是不是个好消息。那就让我们看一看美国的中立观吧。

S2.jpg

I.美国的中立心态

美国有秉持中立外交的长期传统,尤其在它势弱和欠发达的时候。在这方面我们至少有两个具体的案例研究。

第一个是它刚刚独立之后。这个国家从主要欧洲列强那里一独立,建国者们就宣布对外部世界保持中立。

美国是18世纪从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的第一个民族国家。大英帝国和其他欧洲列强的争夺一直发展到北美。约翰·亚当斯曾经指出:“美国卷入了欧洲战争。从一开始,它就是欧洲列强角逐的对象。”即便远离欧洲,彼此竞争的列强也把它们的争夺延伸到北美。对这个新生国家来说,它的首要任务就是提高综合实力,发展经济,改善社会生活。

一些有影响的思想家力主中立的外交政策。按托马斯·潘恩的说法,独立不仅是为了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也是为了摆脱欧洲的战争与政治:未来美国与欧洲列强的关系应该是和平友好的。他称“中立是比任何兵舰都好的护航队”。美国采取中立的主要目的是拥有一个和平环境,同时与欧洲国家进行贸易。它不想在列强当中选边站队。相反,与欧洲国家的贸易联系,可以让美国有机会通过做买卖和维持关系稳定捞到好处。

美国早年的中立政策的确给国内发展创造了和平友好环境。1793年,乔治·华盛顿得出结论,“看来存在着战争状态,一方是奥地利、普鲁士、撒丁岛、大不列颠和荷兰,另一方是法国。合众国的责任和利益需要它在行为上对交战列强友好、公正。我考虑应该宣布美国的立场,保持对这些列强的尊重,并警告我们的公民要避免采取任何有违这一立场的行动”。

第二个例子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在1914年8月4日英国对德宣战的当天宣布中立。在12月的国情咨文讲话中,威尔逊总统表示,“战争对美国的影响取决于美国公民的言行。每一个真正热爱美国的人,其言行应该符合真正的中立精神,也就是对有关各方公正、公平、友好的精神”。

美国再次从中立政策中得到巨大好处。中立让人印象最深的部分,就是与欧洲列强的贸易和金融交易。1914年,美国向英国和法国出口了7.45亿美元产品,向德国出口了2.45亿美元产品。1916年,美国对英法两国的出口达到27.5亿美元,对德国出口为2900万美元。

我们从这些和平与战时的案例中可以学到的经验教训就是:中立政策是外交的一个重要方面,它在美国势弱的时候防止了列强干涉,避免了卷入战争。中立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是权宜之计,让国家赢取时间变得更强、更有力。

S8.jpg

II.美国的现状

冷战的结束给美国带来所谓“和平红利”。1991年对伊拉克战争的胜利强化了美国的信念,即世界上没有任何对手可以挑战美国的安全利益。美国宣称自己拥有战略纵深,这意味着无论短期还是长期看,美国都没有直接的对手。为此,美国确信可以撤回或减少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的驻军。美国仅用两、三年时间便实现了政策转向,宣布它准备同时应对中东和朝鲜半岛两场重大地区冲突。

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时,美国确实享受了快速发展。而小布什总统在全球发动了数次军事干预,同时美国卷入了长达10年的反恐战争,这成为美国衰落的转折点。美国介入地区事务,发动战争,给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造成全面损失。奥巴马2008年上台时,美国开始新一轮金融危机。银行倒闭对经济形势产生了全球性影响。就笔者个人来说,奥巴马是一个理想主义式的领导人,他2009年4月在布拉格倡导“无核世界”,后又提出医疗改革,这几乎耗尽他在华盛顿的所有政治资本。近年经济温和复苏,我们每个月都可以看到GDP、就业等令人鼓舞的数据。然而,大家的个人收入没有明显增加。

白宫与国会有关美国国债上限的僵局,只是华盛顿权力斗争的一方面,它在2013年导致政府关门近3个星期,奥巴马不得不取消了当年10月对东盟4个国家的访问。同样在叙利亚,当叙利亚政府被发现使用化学武器时,美国警告说会使用武力对付叙利亚政府。但到最后一刻,奥巴马决定撤回军队。我们可以说,国内外现状已经使美国不得不三思而行。他采取的政策实际上是战略目标与实力之间的一个妥协。

政府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之间的冲突,是了解美国政治僵局的另一个例子。政府提出的建议总会被国会否决。到2017年1月20日新总统上台时,美国国债将达到20万亿美元。

S9.jpg

III. 特朗普会给美国带来什么?

特朗普之所以可能回归“中立”政策,是国内外因素使然。竞选中,特朗普反复强调他的政策是“美国优先”。我们能感觉到,“美国优先”的某些含义根植于中立历史,根植于国家当前的现实。

首先,2016年大选只是美国社会的回音。共和、民主两大主要政党之间的极端争斗彻底摧毁了政治生活中权力分享的基础。2010年国会通过医疗法案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行动。现在对特朗普来说,头号工作就是团结本党,充分利用共和党在国会中的多数地位,使华盛顿的政治生活发生变化。有人说特朗普只是打着共和党旗号,实际上是一个独立候选人在竞逐白宫。不过投票结果宣布后,共和党并没有强烈反对他成为美国新总统。

第二,美国经济的复苏也要求特朗普政府把国内产业和金融部门的发展放在优先位置。挑战在于特朗普如何处理国内经济政策。他将延续美国中立的历史,继续放弃对地区事务特别是亚太、中东和欧洲冲突的干预。同时,为助益国内发展,特朗普将加强与各国的贸易谈判,但这位新总统会提升与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贸易门槛,包括使用关税、诉讼、汇率政策甚至国际机制来促进他眼里的美国利益。

第三,特朗普的当选也会对国际关系产生重大影响。新政府可能软化针对主要大国的立场。众所周知,国际社会的稳定始终依赖大国关系的稳定。奥巴马任内,美国采取了同时与两个主要大国交恶的外交政策。根据去年发表的国家军事战略报告,美国将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和恐怖主义列为美国的五大挑战。不过特朗普自己肯定会缓和与俄罗斯和普京总统的关系。

总之,在等待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拿出明确的外交政策期间,我们不妨看看美国的中立历史。国家弱的时候,美国会克制,避免卷入世界事务。今天情况已然不同,特朗普的中立也会有其特色,从而有别于以往的中立。随着特朗普收缩美国对国际事务的介入,以及美国变得更加内向,他寻求贸易优势时会引发与别国更多的贸易战,并影响世界贸易秩序。美国可能回归新一轮传统中立,尝试用这种方式从当前的政治经济困境中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