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菲总统杜特尔特关键性的访华

2016-10-27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为期4天的访华具有巨大象征和战略意义。这是当代菲律宾领导人首次决定在出访白宫之前先访问中南海。实际上有报道称,为取悦中国,这位颇具煽动性的菲律宾领导人还推迟了之前访问另一个重要盟友日本的计划。通过戏剧性的转变,菲律宾在短短几个月内,已经从中国在本地区的最强烈批评者,摇身变成一个潜在的盟友。

S3.jpg
2016年10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和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在北京举行签字仪式之后握手。

杜特尔特对他第一次出访大国的选择本身,就很能说明到底哪个国家处在他战略优先顺序的首位。访问期间,杜特尔特试图缓和与中国的领土紧张,修复双边投资关系,寻求在有争议水域问题上能让双方满意的权宜之计。访问结束时,中国外长刘振民满意地宣布:“双边关系全面恢复,两国将回到通过对话协商处理海上问题的轨道。”

但粗略看看访问成果就会发现,占据议程的大多是商业考量。菲律宾总统从中国东道主那里获得240亿美元投资承诺和软贷款,对方应允帮助菲律宾发展经济和为老旧的基础设施升级换代。让杜特尔特高兴的是,中国还支持他的备受争议的打击非法毒品运动。这场运动已经引起全球不安,特别是在美国和欧盟,但它在菲律宾国内受到欢迎。

由于在北京的一次重要讲话,杜特尔特再次占据全球媒体头条。他宣布与美国“分离”,并且要与中国和俄罗斯结盟来“面对世界”。之前几个星期,他也一直喋喋不休地反对美国,导致菲美传统的盟友关系松动,让杜特尔特政府的资深支持者颇为沮丧。

但这决非意味着长达70年之久的菲美联盟的终结。杜特尔特的声明显示他在寻求菲律宾对外关系更加多元,在他看来,这种关系过分以美国为中心。展望未来,杜特尔特战略上的重新定位可能意味着,为换取改善与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关系,菲律宾和华盛顿的军事合作会在某些方面降级。

杜特尔特新的“等效平衡战略”大致说来是明智的,但它的实施过程充满毫无必要的言辞上的冒犯,这或许会损害马尼拉战略信号的可信度。当然危险的是,菲中和解有可能激起北京对有争议海域的领土野心,从而损害较小声索国和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利益。

制定新路径

杜特尔特的新外交政策是鲁莽言论与精明战略算计的混合。首先,它反映了他长期以来对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反感。原因很简单,因为菲律宾从未有过像他这样的领导人。

杜特尔特出生于越战时期,受过左翼进步领导人,如菲律宾共产主义运动创始人何塞·西逊的教导,内心有深深的反帝意识,这与他所有亲美的前任都截然不同。

S4.jpg

作为任职最长的达沃市市长(达沃是冲突频频的棉兰老岛的最大城市),杜特尔特一直在他的后院与美国的军事干预周旋。各种事件,包括他的赴美签证申请被拒,都只是加深了杜特尔特对菲律宾这个最老盟友的疑虑。这位自称“社会主义者”的领导人直截了当地表示:“我不是美国佬的粉丝。”

在他看来,美国人太霸道,“招摇,有时粗暴”,“还没有适应文明”。

他任市长期间,曾拒绝让美国人进入达沃空军基地实施无人机行动。2007年,他设法阻止了美菲在达沃举行年度联合演习的提议。合理的是,他还引发人们质疑美国军事承诺的含糊其辞,以及对菲援助的相对有限。

所以在大选取得压倒性胜利后不久,杜特尔特就明确表示他要追寻“独立的”外交政策,菲律宾人“要靠自己,不会再靠美国”。不过在就职后的一个月时间内,这位菲律宾总统仍试图与美国保持着职能关系,这种关系为多数菲律宾人和菲律宾防务部门所看重。

然而,至少是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开始更公开地批评杜特尔特的缉毒战之后,一切都变得不可控了。这场战斗是杜特尔特的政策标志,也是他的主要竞选承诺。作为回应,这位颇有煽动性的菲律宾领导人威胁要赶走美国在棉兰老岛的特种部队,暂停一切与美国的联合巡逻和军事演习,必要的话还会废除现有双边安全协议。

不过杜特尔特与头号盟友美国的公开对抗也是一种算计。杜特尔杜标榜他(对美国)的独立,是因为他打算与中国改善关系,后者对华盛顿在该地区越来越多的军事介入极其不满。

为换取中国的让步,达成在有争议水域共同开发的协议,并改善双边投资协定,杜特尔特表示他准备调整美菲军事合作的内容。他希望借由两个大国的互斗,从两边都获得最大的让步。

未来的不确定性

菲律宾总统访华为冷淡的双边关系的破冰发挥了重要作用。值得称赞的是,杜特尔特能大大减少双方在南海的紧张,为他的国家获取巨大经济效益,并通过重新打通与亚洲最有实力国家的联系通道,实现外交政策选择上的多元化。

杜特尔特同时也明确表示,不会断绝与美国的关系,并承认“保持这种关系符合我国最大利益”。但他反复无常的声明和煽动性言论激怒了国内外盟友,使菲美关系面临巨大压力,让军队中的一些人感到紧张。

S5.jpg

有意思的是,就连中国专家也对杜特尔特战略信号的可信度,以及他作为长期战略伙伴的可靠性感到担忧。不用说,菲律宾的公共舆论严重不利于中国,“美国化”的菲律宾防务部门也视中国为主要战略威胁。

虽然如此,对于杜特尔特拒绝在双边或多边场合提及菲律宾在海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仲裁案,中国还是感到十分满意。总之,杜特尔特是寻求淡化领土分歧,深化经济合作。

不过这样一来,华盛顿为维护南海自由航行与飞行调动多边外交向中国施压就变得越来越困难。事实上,对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其他声索国为换取经济利益而放弃对抗中国在海上独断专行的担忧也在增加。而且就声称在争议海域拥有“固有和无可争辩”主权的中国来说,人们无法保证它会永远尊重菲律宾在南海的主权权利和领土主张。

但目前看来,杜特尔特政府已摆明菲美双边关系不再像以前那样特殊,它只愿与所有超级大国不偏不倚地发展互利关系。这就是美国与其亚洲最老盟友关系的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