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领导力:独木难成林

2016-10-13

没完没了的总统大选只剩最后几周,候选人面对面互相指摘,笼络最后一批拿不定主意的选民。由于某位主要党派候选人一路咋咋呼呼走到现在,首场辩论更引人关注的是这位候选人的临阵磨枪,而不是国家面临的问题。要了解美国2016年外交政策全貌,必须后退一步,试着辨别特朗普稀奇古怪的念头与有碍政策健全的其他错误观念。

S2.jpg
美国总统大选只剩最后几周。

当特朗普在第一场辩论中被问到电子邮件黑客等网络攻击威胁时,他不住口地扯中国、“某个躺在床上的400磅重胖子”、前民主党主席被黑客曝光的电子邮件内容、他10岁儿子的电脑水平——全都与俄罗斯普京政权才是主要嫌疑犯这种大众观感格格不入。第二场辩论又提到俄罗斯黑客攻击问题,特朗普再次莫名其妙地替莫斯科打掩护。当时特朗普等于直接与美国情报机构唱反调,而他作为未来可能的三军统帅,是会收到这些机构的特别简报的。一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在回应这场辩论时表示,情报机构已经公开确认俄罗斯是黑客攻击策源地,事实上,唐纳德·特朗普应该知道得更多。还记得几个星期前,也许是因为美国官方没有找到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不当处理国家机密的证据,特朗普竟然鼓励俄罗斯黑客曝光更多其竞争对手的邮件内容。不用说,就算与对手极端对立,邀请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也是毫无底线。

而且,特普朗竞选纲领的一些主要内容也是学舌共和党几年、几十年来一直推销的不靠谱观点。我的新书《我认为是废话》谈到共和党的政策方法是怎样成为了不切实际的极右教条。特别是外交政策上,共和党妄想一个“万能的美国”,幻想美国有能力大包大揽世界事务,让其他国际玩家唯我们的意愿是从。听听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对付ISIS(伊斯兰国)挑战的办法吧,明显他们是在装腔作势,夸夸其谈。

首次竞选辩论中,特朗普照例承诺说,奥巴马总统无法对付叙利亚和伊拉克冒出的伊斯兰王国,而他会“很快把ISIS送进地狱”。这是共和党外交政策的核心幻想,即他们能够战胜美国的敌人,并通过坚定地展示实力和意志,让世界其他国家俯首听命。与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希拉里这样的民主党人不同,共和党领导人自命不凡地认为,他们不惮于采取必要的强硬手段把事情办成。然而他们却很少看到我们国家所面临的安全挑战的细节问题。

S3.jpg
唐纳德·特朗普

唐纳德·特朗普不是唯一把解决ISIS威胁想得过分简单化的共和党领导人。例如在共和党初选中排名第二的参议员特德·克鲁兹,他回应奥巴马总统去年12月在椭圆办公室就ISIS发表的演说时表示:“如果当选总统,我会指挥国防部摧毁ISIS!” 吓人!这话竟然出自竞选总统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之口。不管怎么说,与这种国家安全的臆想相反,在叙利亚或伊拉克采取新的军事行动,某克鲁兹总统要做的远不止是大手一挥批准一个包赢不输的现成计划。

特朗普和克鲁兹也许没意识到,眼下还有数千美国士兵呆在伊拉克,帮助当地部队夺回被ISIS控制的村镇和城市。美国派出的军人加入了2014年开始打击ISIS的60国联盟。在大约两年时间里,他们针对2.2万多个目标实施了1.1万次以上空袭。

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共和党人热衷于通过不断散播恐惧,让整个外交政策辩论集中在中东发生的坏事上。由于牵扯到各种势力,解决叙利亚危机需要一个克制谨慎的良策。正如我们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看到的,最难不过的,就是像美国这样试图为地理遥远的他国重塑权力结构。叙利亚冲突既野蛮又悲惨,需要不断找寻解决方案,但它还不是美国有效外交政策的主要考验。

美国外交政策辩论焦点过于集中在中东。为纠正这种倾向,奥巴马政府实行了所谓的“重返亚洲(或者叫再平衡)”,即按照国家整体挑战和利益相应地重新调整美国的政策。

S1.jpg

构成美国外交政策议程最顶层部分的,是那种如果任其恶化将严重侵蚀国际体系的挑战:维持全球经济增长,遏制气候变化,阻止核武器扩散。好消息是,这三个方面在奥巴马总统任内都取得了重大进展:与其他大国共同努力从大萧条中复苏,与伊朗达成外交协议,全球气候协议成为奥巴马和希拉里的优先考虑。

其实,这种从更广的视角看待当今相互联系的世界,并努力建立必要联盟的做法,正是奥巴马和希拉里务实政策与共和党食古不化政策的主要区别。最重要的是,美国必须通过稳步带领其他国家发展践行其领导力,而不是只靠发最后通牒。希拉里·克林顿任国务卿的时候对此有过强调:“领导力的一部分,是你要确保其他人也在场。”总之,孤家寡人是谈不上领导力的。

(本文摘自肖大卫关于共和党政策议程的新著《我认为是废话:让我们的政策脱离现实的四个谬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