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奥巴马的遗产:美中关系与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

2016-10-11

当许多人思考特朗普获胜的后果及其对美墨关系的影响时,很少有人对奥巴马的总统任期给美中关系带来的影响产生疑问。

9月26日的首次大选辩论中,移民问题争论并不多,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国当前的社会经济形势,即低收入者与高收入者之间差距日益扩大问题异常突出。当然国家安全利益也依然是议程上的重点。

本篇评论强调为什么金融市场会对美国总统选举结果有重要的决定性影响,同时摆明选民信息不确定的严重性。同时着重指出了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为什么会影响2016年总统选举结果。

大选显然难分伯仲,而且是大量炒作的话题。

中东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是民主党的“阿喀琉斯之踵”吗?

令人惊讶的是,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把辩论焦点放在贸易与国家安全问题上,而不是像往常那样巧言令色地筑墙和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

特朗普之前一直借墨西哥边境、激进分子和恐怖分子宣传他的移民政策,但这些观点在首次总统辩论中没有出现。事实上,移民问题并不像申报联邦税和反对私人邮件曝光那样吸引人们的注意与关注。

毫无疑问,经济和国家安全仍是最终决定总统竞选结果的最有效、最有力的辩论重点。移民问题是用来转移注意力的,而与“非法移民”相比,越来越多情况下选民还是更关心就业市场和国家安全。

正如辩论所显示的,希拉里·克林顿表现镇静,看似堪当总统大任。她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了沉着与专业,给许多人留下的印象是她是一个可以胜任三军统帅的候选人。

辩论结束后仍然存在的问题是,影响选民11月8日投票取舍的,是否是她的经验和冷静,而不是她前任留下的政治遗产。

S2.jpg
2016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希拉里

虽然“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个主题,是利用了人们对往昔经济繁荣和国防强大的怀念,但观察它对2016年大选结果的作用和持久影响倒也不失为一件有意思的事。

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两个重要的传统问题不可被忽视:

1、无论众议院是否由共和党掌控,市场的自我定位还是希拉里赢。

2、市场没有预设特朗普会赢。随着大选临近和特朗普明显领先,如果有迹象显示他有较大获胜机会,那么市场动荡将加剧。

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的毁灭性有多大?金融市场在作准备,同时在试水。如果特朗普上台,除了初期的振荡,可以预计市场将出现调整。

经济利益、国家安全和信息的不确定性成为人们讨论的重点,选民以及全世界的观众和投资者都密切关注着未来几周总统辩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11月8日可以确定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会否影响2016年总统大选结果。毋庸置疑,他的政治遗产对新当选总统有深远影响。

奥巴马总统会因为改善美中关系、推出平价医疗法案、带头批准应对环境问题及其原因的突破性成就——巴黎全球气候协议而被铭记。

他的继任者是提出更多保护主义措施,从而危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还是切实坚守与达成NAFTA相似的条款与条件,都有待观察,同时它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美国的贸易关系。

随着大选临近,观察总统候选人提出的影响美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政策措施,看它们带来怎样的不确定或信任,也是有趣而重要的。如果说,有争议的全球性事件——显然包括当前叙利亚的政治局势——注定会暴露现政府或总统候选人的劣势或优势的话,当前的外交事务问题也会决定总统候选人的命运和路线。

经济利益与国家安全问题仍然可以证明现政府是强还是弱。中国经济状况也会继续对现在和将来中美关系的确定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