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和美国:领导世界的两种风格

2016-09-26

最近的一系列国家领导人峰会,先是杭州G20,然后是老挝万象的东盟和东亚峰会,都相当戏剧性地显示了中国与美国两个世界领导截然不同的风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给世界的信息是倡议合作与协作。奥巴马的信息则是要求世界其他国家追随美国例外主义的领导。

S1.jpg

两国领导人都同意遵守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巴黎协定。由于中国和美国是世界最大两个排放国,联合声明是鼓励其他国家跟进的有影响力的重要步骤。但在其他问题上,两国却截然不同。

作为杭州峰会的东道主,中国可以设定议程并致开幕辞。习近平向与会各国领导人表示,中国不能再依靠旧办法实现经济增长,必须改变增长模式,转型为创新国家,成为科学与技术的领导者。

世界七成贫困人口曾经在中国,如今中国已经使7亿人脱贫。习近平接着表示,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会继续为全球减贫作贡献。这不仅意味着有更多中国人脱贫,也意味着中国将帮助其他国家人民摆脱贫困。这正是习近平提出陆上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初衷。

所谓“一带一路”倡议,是要改善从东亚到西欧沿线各国的基础设施。与“一带一路”同期设立、旨在促进实施这类项目的亚投行已经开始为部分项目融资。

改善“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无疑也将改善这些国家人民的生活。习近平表示,这“不是要营造自己的后花园,而是要建设各国共享的百花园”。

习近平的合作立场

习近平坚定支持经济全球化时代的贸易与投资开放。他反复强调寻求全球增长共赢模式的重要性,认为国家不论大小、强弱、贫富,都应该平等相待。他表示:“只有大家都好,世界才能更美好。”

S7.jpg

冲突与动荡、大规模难民危机、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的存在,使世界经济需要新的增长路径。习近平相信,这一路径依赖技术创新。

当然,中国已经成为靠技术创新维持经济增长的成功范例。中国拥有2万公里高速铁路,路网规模为世界之最,它还有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近100英里长)。这些都是技术创新与发展的标志。

凭借自己的力量,中国将人送入太空,让月球车漫步月球,建立了自己的太空站。就在最近,中国发射了世界首颗量子通讯卫星。中国还开发了自己的深潜技术,可以探索深度超过4英里的洋底,同样他们也可以探索外太空。

连续6年,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是中国的。在新增移动电话用户和新增互联网用户方面,中国也领先世界。中国经济已经不再依赖血汗工厂。在技术竞技场上,中国不再是弱者。

关于南海的传言

中国网民乐此不疲地传播着对美国海军7月从南海撤出原因的各种猜测。他们声称,中国政府悄悄知会五角大楼,中国导弹潜艇的雷达已经对美国航母进行锁定,并强烈建议美国舰队撤离那一区域。

五角大楼要求美国舰队司令部进行核实,司令部惊讶地发现,确实有雷达锁定了航母。然而,美国的舰载探测器无法定位锁定雷达的位置。因此,他们悄悄地从南海溜之大吉了。

S8.jpg

这或许充满演绎和幻想,但如果是真的,这一事件也完全符合中国的孙子兵法,即“不战而屈人之兵”。据我所知,近20年前,中国就使用了孙子兵法的另一个计策“知已知彼”,虽然中国是在帮助美国实践兵法。

核武器专家、前空军部长托马斯·里德2008年9月在《今日物理》上发表文章称,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有意找到并邀请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的丹尼·斯蒂尔曼参观中国的核研究设施,此后他又对中国进行了数次访问。

中国的核科学家在访问美国时发现,斯蒂尔曼负责收集中国核武器发展能力的情报,这正是中国想要接触的人。后来斯蒂尔曼准备就中国核武器技术状况出书,但被美国政府取消了。

当时,克林顿政府正忙着起诉洛斯阿拉莫斯试验室的李文和博士,指控他为中国窃取与武器有关的机密,出版斯蒂尔曼的书至少是“不合时宜的”。可怜的斯蒂尔曼不得不在多年以后才把故事讲给里德听。

奥巴马两手空空到杭州

奥巴马总统前往杭州参加G20峰会时,除与习近平主席举行高调茶叙,还计划与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举行单独会面。与人权卫士使命相一致的是,他准备向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达对法外处决数千名毒贩的关切。

得悉奥巴马的意图后,杜特尔特大为愤怒地表示,菲律宾是一个主权国家,不再是美国的哈巴狗。至于人权,他反唇相讥地问道,当年美国从西班牙强行接管菲律宾并成为殖民地主人后,美军屠杀成千上万平民又该如何解释?

杜特尔特还称奥巴马为“婊子养的”。多谢“扣伯报道”,我们现在知道杜特尔特不是第一个说这种粗口的人。另一位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里根在极度愤怒的时候,也曾这么称呼苏联当时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

奥巴马与土耳其总统厄尔多安的会面同样不顺。厄尔多安在外国记者面前表达了他与奥巴马的分歧,包括点名一个库尔德团伙,该团伙获得美国支持,但土耳其认为它是恐怖组织。(当然,《亚洲时报》多次报道过,这个在美国支持下与叙利亚阿萨德军队作战的反叛组织同时也在为“伊斯兰国”作战。)

也许是不希望出现另一场杜特尔特式的冲突,也许是得罪土耳其的代价太大,奥巴马没有向厄尔多安提土耳其人权问题,比如在未遂政变后打压媒体和实行大规模逮捕。

奥巴马随后前往老挝出席东盟峰会。他是首位访问老挝的美国总统,他还正式为越战期间美国强加给老挝“秘密”战争表示道歉。当年,五角大楼认为北越通过老挝为自己的军队和南方越共运送补给,并认为对老挝实施地毯式轰炸可以切断这条补给线。

越战结束很久之后,老挝仍承受着美国空军大规模地毯式轰炸的恶果。几十年过去了,老挝乡间仍然有上百万颗未爆炸的集束炸弹。不知情的村民和他们的孩子不小心触发这些炸弹时,飞溅的弹片像地雷和反步兵炸弹一样,有着致命的效果。

奥巴马提出为此连续三年每年提供3000万美元,这对于保证老挝乡间的耕种安全,让老挝开始经济复苏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美国例外主义给无辜国家和人民带来的悲剧性后果就是这样不断地上演。

今天,美国仍然拒绝停止使用集束炸弹。美国保留杀死和致残的权利,并从中谋取不义之财。正如克里斯蒂娜·林在《亚洲时报》上指出的,美国甚至到今天还在向沙特出售集束炸弹轰炸也门。未爆炸的集束炸弹有朝一日也会像老挝一样折磨也门的平民。

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伟大的人权捍卫者,同时也是夺取人类生命的致命武器的主要提供者和使用者。美国为求得良心安慰,象征性地提供捐助,弥补过去的暴行和百姓的苦难,但与从被害人尸骨上攫取的利润相比,这些不过是沧海一粟。

S9.jpg

奥巴马空手而归

奥巴马前往越南,希望说服东盟国家采取统一立场,在南海问题上对抗中国。如《纽约时报》报道,奥巴马希望“把积蓄已久的南海争端放在地区峰会的首要和中心位置上”。但东盟峰会无视他的请求,在闭幕声明中并未提及南海。

恰恰相反,东亚峰会《万象宣言》的两个主要总结性陈述是:

“承认东盟有效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发展对亚太地区贸易、投资和服务竞争力的必要性;

“认识到未来几年基础设施决策和投资对努力实现共同目标,加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威胁的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努力消除贫困……是至关重要的。”

这些声明实际上借鉴了习近平在G20峰会上的想法,是给习近平基础设施投资构想投下的信心票。这些成员国并不是被习近平的口才打动,而是相信与中国合作可以获得好处,因为它们已经亲眼看到。它们看到中国参与泰国、老挝、缅甸和印尼的铁路项目,参与巴基斯坦的水电项目、斯里兰卡的港口改建工程和希腊比雷埃夫斯港的再生。

除了韩国。与同中国开展经济合作的好处相比,韩国总统朴槿惠显然更倾心于奥巴马提供的高空导弹防御伞。但其他亚洲国家并不这么看问题。它们看到美国介入中东并没有使任何国家变得更好,相反欧洲国家遭受无妄之灾,不得不应付大规模的难民危机。它们看到美国干涉利比亚导致当地动荡不安,导致意大利人不得不每天从海里救起溺水的难民。

区别显而易见。习近平提供的是共同繁荣道路上的合作与协作,不需要也没有军事同盟。奥巴马提供的是导弹防御保护伞和死亡与毁灭,其中没有经济上的好处,因为山姆大叔已经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