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崔立如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前院长

转折时期的国际秩序

2016-03-23

世界已进入多极时代,我们仍处在历史转变的过程之中。当下的多极格局尚处在初始阶段,充满转折时期的形势特点,没有形成稳定的力量架构,更没有形成属于多极时代的建设性国际秩序。新老力量中心之间的实力对比还有巨大的变化空间。旧的平衡打破了,新的平衡尚待建立,相对稳定的力量平衡形成过程也是多极秩序建立的过程。美国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角色,它极力维护既得利益(包括行使残存的霸权),它与其他力量中心之间的博弈是多极格局秩序形成的多维图景中最具决定意义的维度。

flag.jpg

无与伦比的实力地位和领导者角色,是美国外交这枚硬币的正反面。在后冷战时期的单极时代,依仗全面的实力优势为后盾,世界领导者的角色非美莫属。与此相应,华盛顿以单边主义为特征的霸权政策,也成为当时国际秩序的一大风景。然而,到了多极时代,美国所拥有的实力优势已然不足以支持以往单边主义的霸权政策。如前所述,多极格局的产生是权力扩散的结果,实际表现为单极格局的解构。美国尽管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但它仍要凭借拥有的实力优势和对现存国际体系的巨大影响力,继续保持在多极时代的主导地位。这也是在历史转变之际登台的奥巴马总统外交政策的最大使命。不过,奥巴马识时务的外交政策调整,只是一定程度上试图改变美国外交的运作方式,其实质依然是要维护美国作为三种角色的主导地位:新格局中的主导力量、领导者和平衡者。

然而,在经营与崛起大国关系的战略方针上,如何实现由美国主导的均势,华盛顿的权势集团和决策圈子内存在较大的分歧。以大型跨国公司为代表的工商界和华尔街的金融势力,希望继续发展与主要利益攸关方中国的务实合作政策;而军工复合体为主的特殊利益集团,则以确保美国的领导地位和安全无虞为由,鼓吹对任何现实或潜在的威胁之源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并将俄罗斯和中国视为最主要的战略对手。作为应对国际格局变化的主要战略举措,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实际是上述两种主张的折中,其核心思想并没有跳出既往的实力政治和霸权意识窠臼。另一方面,奥巴马企图对全球战略重心作调整的总体方针,因中东战乱和欧洲的乌克兰危机而难以推行,左右摇摆的应对方式,更显缺乏历史转折时期所需要的远见卓识和建设性的领导作用。随着进入总统选举的政治周期,美国一方面严重受制于自身经济困境和国内政治、社会极度分化的影响,另一方面又无视国际关系重大变化而顽固维护霸权地位。短时期内,恐怕难以期待华盛顿为多极时代的秩序重建扮演建设性的领导角色。

冷战结束之后,尽管一度出现日本经济上的挑战,美国独大局面总体上仍是无可争议的。20 世纪90 年代后半期,中国经济在改革开放十多年后开始真正起飞,势头日益迅猛并对整个地区产生巨大带动效应。2010 年中国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重要的牵引力量。在此期间,第二人口大国印度的经济发展也进入快车道,并被视为未来几十年最有潜力的新兴经济体。世界的重心东移主要原因在于亚洲区域经济的巨大规模、活力和发展空间。

和平崛起的中国成为地区新格局形成中的主要变量。近年来,中美两大国之间的竞争呈现上升态势。核心问题是美国日益担心中国挑战它的主导地位。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加上2008 年金融危机,美国遭受重挫,中国崛起之势强劲,一下一上形成前所未有的中美力量演变。中国被美国视为主要战略对手,这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大变化。为维护其主导地位,美国加强在东亚地区投入,尤其是军事同盟体系对华制衡的功能。这个变化使得中美关系原本就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凸显出来:经济关系高水平与政治安全关系低水平的严重不平衡。近一年多来,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外交和军事对峙,其实质是崛起的中国要维护自己的安全与发展权益,这与美国要维护其在亚洲主导地位的目标发生碰撞。双方战略上互不信任加深,相互间的防范与制衡不断加码。

另一方面,中美互为最大的利益攸关方,避免对抗、斗而不破是双方的共识。在坚持各自主要目标不妥协的同时,加强风险管理成为共同的需要,与此相关的技术层面合作这两年进展显著。与此同时,两国继续发展业已形成的广泛的合作关系。中美在应对气候变化和流行病等全球挑战重大议题方面,加大协调与合作力度,取得长足进展。可以预计,这种竞争与合作交织并进,将是未来相当时期中美关系的新常态。

此外,两大地区热点问题如何演变,将对未来地区秩序的形成具有重大影响。一是朝核问题朝核问题涉及两大议题。其一是朝鲜半岛的停和转换议题,即由停战机制转变为和平机制。其二是,国际核不扩散问题。作为处在停战机制下、实力明显处于弱势的一方,朝鲜宣称发展核武器是为了拥有确保自身安全所需要的威慑力量。然而,实际上这是一条难测祸福的冒险之途。发展核武器对朝鲜无疑是一把双刃剑,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安全风险,更不用说还有政治和经济上的巨大代价。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有效性,对国际安全、地区稳定和多极时代的国际秩序意义重大。这已经成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所有大国的共识。所以朝鲜的核冒险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反对。

中国积极推动六方会谈,力图在兼顾朝鲜安全关切的同时实现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当前的形势是,朝鲜已经明确宣布绝不接受弃核要求,并加紧努力提升核武器功能,给六方会谈的恢复设置了巨大障碍,加剧了半岛的紧张局势,也使自己完全处在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对立面。国际社会当然不会坐视不管。最近,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朝鲜新一轮核武器和导弹试验,讨论通过对朝鲜新的制裁决议。同时,美韩与朝鲜的对峙一再升级。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和国际核不扩散体制面临严峻挑战。

二是阿富汗问题。结束战乱,实现阿富汗国内的政治和解与国家重建,对国际反恐合作大局与中亚和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意义重大。对此,周边国家和美中俄印等大国都有并行的利益和共识。这使国际合作解决阿富汗问题成为可能。但是,由于一些相关国家都面临着经济、政治、社会发展等多方面的严重困难,各方之间的目标不尽相同,由于长期存在历史问题和政治分歧,以及顽固的民族、宗教矛盾,要达成有实质意义的多边妥协方案十分艰难。

近来的一个积极发展是,中美两国的投入明显加大,可能为当地国家下一步寻求妥协提供新的动力。如果大国合作能在阿富汗问题上树立一个成功范例,那将对多级时代的秩序建构产生重要影响。

当今亚洲的力量格局构成是,美中日印俄五大力量中心加上东盟,相互之间形成深度利益捆绑。大多数亚洲国家,力图在面对中美间竞争与合作交织的复杂关系中,谋求对己最为有利的平衡。与力量多极化并存的是政治多元化和文化多样化,从而形成复杂又富有活力的地区发展特色。与世界其他地区形势形成鲜明差别的是,在亚洲的各大力量中心之间,竞争与合作交叉并进,个别国家之间关系和局部地区的紧张并没有动摇地区大局稳定。当前,就亚太地区的多极格局秩序而言,建立稳定的地区多边安全架构,对保持东亚地区长期和平与发展的重要性日益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