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盘点亚洲2015 :中国影响力,有好有坏

2016-02-07

随着亚洲大片地区2月8日迎来农历新年,猴年来临。在羊年从记忆中完全褪去之前,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一年或好或差的占据亚洲头版的人和事。

spring-festival.jpg

我们上次的选择是,去年亚洲最倒楣的是缅甸穆斯林少数民族罗兴亚人。罗兴亚人在国内受迫害,而且日益被急于与新缅甸建立关系的商界和政界领导人忽视。时间会告诉人们,在曾是民主活动家和民主偶像的昂山素姬所在党派新近领导的议会下,他们的处境是否会有好转。

当2015年结束时,我们在CNN分享了我们对过去一年最好和最差事情的建议。尼迫尔灾难性大地震,缅甸、新加坡和最近台湾举行的里程碑式选举,南海领土争端,以及跨太平洋贸易协定,这些地区头条新闻让我们有充分的选择余地。在一些国家,如澳大利亚,政府领导人很快完成了更替,而在包括泰国在内的另一些国家却完全相反。

随着农历猴年来临,我们更新了过去这一年里的“赢家”。而无论是好是坏,中国的存在感都贯穿始终。祝贺所有入选者。

年度最糟糕:遭遇“空气末日”的亚洲之肺

亚洲很多地方的多数情况是,一天的开始意味着戴口罩,或者是干咳。

元凶是本地区不断下降的空气质量,因为发展给这个日益城市化的地区带来更多工厂、汽车。这一地区的大国尤其如此,如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它们的邻国也一样。污染是没有边界的。

印度《国家健康状况》报告称,2014年共发生近350万起急性呼吸道感染,比2010年增长30%。世界卫生组织说,全球20个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有13个在印度。

在中国,当这个国家的污染在这个冬天卷土重来的时候,北京发出它的首个雾霾“红色预警”。在中国禁播的CCTV记者柴静拍摄的在线纪录片《苍穹之下》,讲述了在她的国家恶劣空气如何导致50万人过早死于心血管病和肺心病。

在东南亚,印尼为农业用途焚烧清理林地引起的“烟雾”导致学校和商店关门。由于天空黑烟笼罩,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甚至泰国和菲律宾的一些地方,出现数千人因为呼吸系统疾病而求医,至少19人被报道死亡。

年度糟糕:获得亚洲式宽恕的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

在自诩“真正亚洲”国家的马来西亚,一桩涉嫌腐败的丑闻有了最新进展。总检察长阿潘迪·阿里宣布,总理纳吉布·拉扎克没有犯罪行为。

这是在对纳吉布私人银行账户里为什么会出现7亿美元进行调查后宣布的。阿潘迪说,这笔钱来自沙特的捐赠,而且已经归还。所有这些肇始于《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报道称,这笔钱可能与陷入金融困境的马来西亚国家投资基金(1MDB)有关。这家国有投资公司某种程度上由纳吉布创立,主要投资于房地产、基础设施和能源项目。

接下来是什么?请注意收看马来西亚“1MDB丑闻”的下一集。该国反贪腐机构已经要求审议总检察长为纳吉布脱罪的决定,而且有报道称,国外的调查还在继续进行。前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也在继续呼吁他的继任者离职。

年度较糟糕:过于自信的莫迪和佐科威

去年,我们把亚洲最佳“新管理者”奖给了印度的莫迪、印尼的佐科威、中国的习近平和日本的安倍晋三。莫迪和佐科威被看成是亲商的,有充满改革思想的计划,有潜力让他们国家的经济增长挂上高速档。

但一年之中变数太大。根深蒂固的经济利益和官僚主义、条条框框、干预及腐败,继续妨碍着吸引更多外国直接投资和创造长期就业所必需的结构改革。

中日经济的苦苦争扎,佐科威支持率的不断下降,莫迪的人民党在两个地方选举的失败,都说明蜜月期已经过去。由于种族和政治纠纷,重要民生物资在印度-尼泊尔边境被禁运,尼泊尔出现“让印度人滚开”的趋势。日本以实行负利率结束了过去一年。与此同时,中国对汇市和股市的干预,会让人以为它更相信市场操纵,而不是市场本身的力量。

年度好事:为美国重返亚洲增添些许吸引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

有关“原产地规则”、医药和乳制品的分歧,再次危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个重要国际贸易协定谈判的如期完成。但10月5日终于有消息称,谈判者克服了所有障碍并达成协议。

这场谈判始于2007年,在布什当政时期,它作为一个探索性的服务与投资谈判在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美国之间展开。TPP如今包括12个环太平洋国家,涵盖40%的全球贸易。

TPP签署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美国和越南现在需要各自批准这一协定。这是艰苦工作的真正开始。在美国尤其如此,贸易协定在大选年总是命运多舛。

甚至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都与特朗普同声一气,反对这一应该说是最具有奥马巴政府鲜明特征的成就。在日本,经济大臣和TPP的主要倡导者甘利明最近由于贿赂丑闻而辞职。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让TPP获得“亚洲年度好事”的荣誉。

年度最佳:撼动了现状的亚投行

中国最先提出建立一个新发展银行帮助亚洲基础设施融资时,反对者反问是否有这个必要。其他人则担心一个新的、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可能成为中国权力的延伸,并对美国和日本任行长的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形成挑战。

美国和日本还特别提出了亚投行的治理和项目贷款“标准”问题。

但金钱是万能的。英国是第一个参加新亚投行、与奥巴马政府分道扬镳的美国盟友。近60个国家,包括缅甸和其他东南亚国家最终签字成为这个新的1000亿美元机构的创始成员。它的第一个项目估计最迟会在今年4月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