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向阳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所长

美欧与俄濒临“新冷战”的战略影响

2015-07-03

近来有报道指美国拟在东欧部署重武器以威慑俄罗斯,俄总统普京随即还以颜色,宣布今年将新增40枚洲际导弹,美欧则延长对俄经济制裁,由乌克兰危机引爆的俄西矛盾对抗趋于长期化,双方“新冷战”风险上升,其四大国际战略影响值得重视。

第一,金融危机后国际合作主旋律备受干扰,大国关系对抗性增大。

首先,国际战略氛围转趋紧张险恶。美欧大肆利用乌克兰危机对俄发难,趁机打压普京威权体制,使得大国关系中的竞争、对抗与冲突面凸显,不仅恶化冷战后本已缓和的东西方关系,而且激化金融危机后西方与新兴大国之间的矛盾。与此同时,地区战乱冲突明显增多,世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主流节外生枝,国际关系的复杂性、风险性上升,前景不容乐观。

其次,大国关系加快重组,互动博弈更加复杂。美俄激烈过招,近乎全面对抗;欧盟无奈对俄示强,欧俄对立上升;美欧联手对俄,大西洋联盟复苏与激活;日本随美制俄,日俄接近知易行难;美欧与俄斗法不已,三方对中国的需求相应增加,同时中俄战略协作与金砖国家协调也面临需适度兼顾西方反应的新考验。

第二,主要力量之间攻守消长态势酿变,国际战略格局演进有所回调。

首先,美国虽借机逞强逞能,但难掩顾此失彼、力不从心疲态。一方面,美充当制裁俄的急先锋,利用北约同盟体系,抢占维护冷战后欧洲秩序、遵守国际法、维护乌克兰领土完整等道义制高点。另一方面,奥巴马内受制于国会与共和党,外受制于在一些国际与地区热点问题上如中东乱局等有求于俄,加之执着于将地缘战略重心东移亚太,因而难以全力对俄,更难以逆转多极化大势。

其次,欧盟虽借机强化外交与防务合作,但难掩债务危机后遗症及内部主导权争斗。一方面,在乌克兰危机中冲锋在前,抵制俄扩张,坚持东扩;另一方面,欧债危机后总体实力下滑,近期更是再度被希腊债务违约阴影笼罩,且在能源上仍有求于俄,加之德国一家独大引发法国疑虑,英国脱欧风险犹存,故欧盟整体对抗俄罗斯的合力有限。

同时,俄经受空前孤立高压,对外锋芒虽有所消减,但仍不失为能撬动国际战略格局的活跃因子。一方面,西方联合制裁及国际油价持续低迷导致俄经济陷入衰退,乃至引发国内民众不满,美伺机图谋俄颜色革命,俄复兴之路更加崎岖不平。另一方面,俄经济对外依存度有限,有自力更生的实力与底气,军力强大,对外可打能源牌、核武牌、军售牌与地缘政治牌,加之俄外交成熟老练,俄罗斯民族具有自强不息、临危不惧的优良传统,故西方高压尚不至于压垮俄。

第三,大国战略博弈手法更为复杂,名堂更多。

首先制裁与反制裁成为大国竞争较量的新常态,西方优势明显。制裁涵盖经济、贸易、金融、能源、军售、科技等诸领域,目标兼顾企业与个人,西方凭借总体实力与娴熟必杀技,在对外运用制裁上得心应手,屡试不爽,日趋精准。与此同时,俄也不甘示弱,不是一味被动,而是扬长避短,利用自身强项反制西方弱项,包括封杀欧盟农产品对俄出口,借以分化美欧联盟。

其次舆论战与宣传战成为大国竞争的新重点,挨骂已不亚于挨打,以骂代打更加频繁。西方充分利用马航MH17坠机事件与俄“合并”乌克里米亚问题大做文章,开动宣传机器,竭力攻讦抹黑,通过话语霸权对普京形成舆论审判,俄对此显得相对被动。

最后是“规则战”成为西方打压异己的新利器。西方利用其在国际法、国际经贸金融规则与标准(包括加紧酝酿TPP与TTIP)中的优势乃至主导权,极力规范、诱导、裁判、排挤、惩戒异己。美国一面在乌克兰问题上片面责难俄,一面推进亚太再平衡,插手东亚海洋争端,针对中国大打规则牌,诬蔑中国的海洋维权为破坏国际法与国际规则。

第四,引发全球地缘政治新联动。

一是使得东欧乃至欧洲再度成为全球地缘热点。乌克兰危机短期难解,其内部矛盾与俄西战略较量紧密交织,冷战后的欧洲秩序面临挑战。

二是间接影响中东乱局。美欧在中东面临伊斯兰国肆虐、也门及利比亚战乱、伊朗核谈判等诸多难题,俄为中东大博弈的重要力量,美欧应对中东难题势必顾忌俄的反应。

三是对亚太形成双重影响。东欧不稳加之中东震荡,既可能传染给亚太,导致亚太海洋争端加剧与“恐情”严峻,也将迫使美国加大对欧洲安全的投入,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拖美国东移亚太的后腿,因为美国需要一心三用,其根源则在于美国战线过长与树敌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