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奥巴马政府何以失信于亚洲

2014-06-07

奥巴马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亚洲政策高级顾问麦艾文5月22日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对奥巴马政府处理“新型大国关系”问题作了解释。他说,我们不想同中国谈“核心利益”,我们想谈“共同利益”。

奥巴马政府在“新型关系”中寻求的是双方可以合作的共同利益领域,如气候变化、法治以及网络安全。

乍一听口才出众的麦艾文所言,似乎合情合理,而且富有建设性。我们可以认为,国务院和万能的国防部对此全力支持,并认为这是最优方案。

但略为思考后,我们开始有了疑问。

假如美国确认的“共同利益”,在中国看来并非“共同”或有其他定义,那会怎样?特别是,如果按照美国的“合作”构想,美国的“共同利益”主张同中国明确定义的“核心利益”相抵触,那又该如何?

为证明这些情况是存在的(这也意味着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政策手段,往最好方面想,在概念上有缺陷),我们引用最近的两件事:5月19日美国指控而且由司法部起诉解放军从事网络间谍活动;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5月12日指责中国将一个钻油平台移进南海是挑衅和“侵略行为”。

由于多数美国媒体报道美中网络安全问题时一贯偏心和一边倒,要公平讨论此事,必须了解一些背景情况。有两点信息尤其相关。

第一个是已经暴露出来的事实,它来自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华盛顿邮报》2013年8月31日报道的秘密文件。也就是,至少从2011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就开始了针对中国(还有朝鲜、俄罗斯和伊朗)代号为“精灵”的“攻击性网络行动”。《华盛顿邮报》报道称,“这项6.52亿美元的计划每年将复杂的恶意软件远程植入(目标国家,如中国)成千上万的电脑、路由器和防火墙中,它还计划把这一数字扩大到数百万”。

第二个是,奥巴马白宫在2013年6月奥习庄园会晤时坚持,“网络安全”问题讨论仅限于商业间谍(美国指控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而“军事国防相关网络安全”问题,比如实际针对中国的“精灵”计划,则不摆上谈判桌。

白宫对“共同利益”的看法,我们发现,就是美国坚决反对“窃取”知识产权,并强行把中国拉进来“共同”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看到,对“精灵”计划秘密破坏中国真正的国家安全基础设施,给中国“核心国家利益”造成更大伤害和损失,美国却矢口否认,更别说处理了。

简言之,奥巴马白宫奉行的不是实用性和建设性对华政策,其在“共同利益”上的高调修辞,看来更像是一种伪装,将人们视线从威胁中国核心利益的美国侵略性、目标性、敌对性政策和行为上转移开。

至少从2010年起,奥巴马政府就决定插手南中国海领土问题。当时希拉里·克林顿声称支持“法治”,并发表明显偏袒越南、菲律宾并对抗中国的声明。不出所料,国务卿约翰·克里的声明遵循了同一立场。

幸运的是,5月15日,即克里称中国钻井作业是“挑衅”和“侵略行为”三天后,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在华盛顿回访,并得以直接回答美国媒体关于此事的提问。根据国防部的记者会记录,房将军说:

“中国在西沙群岛中建岛12海里以内钻井勘探,是在自己的管辖海域内作业。

“其次,南边的有关国家,也就是南海地区国家,已经在南海打了许多油井,而中国从没有打过一个。仅从这个事实,就可以看出中国多么克制。这种克制的目的,就是保持南海地区的稳定。

“我们一贯的立场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当中国坚持这一立场时,其他国家却在这里开采石油。这就是现状。我必须强调的是,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我们才在中建岛进行勘探。”

简单说就是,中国从事重要经济活动是在自己领土,即“国家核心利益”范围内。美国国务卿称之为“挑衅”或“侵略行为”,实际上代表美国方面挑衅的和敌对性的反华政策立场。

我们再次看到,美国寻求“共同利益”的措施,只是掩饰其完全相反的政策与行为。这些政策行为不仅有碍,而且只能损害建设性的美中“新型大国关系”前景。

美国司法部对解放军官员令人费解的起诉,导致中国搁置了美中“网络安全”工作小组,取消了与五角大楼计划中的两军交流。中国外交部对克里出格的表态进行了坚决回应。克里的声明,再次把美国摆到争端中心,而这些争端并非,也不应关美国利益的事,更不存在与中国的“共同利益”。

一个无法回避但必须回答的问题是:既然美国拒绝讨论“国家核心利益”,中国会不会信任美国追求自己的国家利益呢?如果不,那就没有信任可言,就不会有建设性和可持续的双边关系。如果奥巴马政府不从根本上改变方法,近期美中关系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