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英国支持中国亚投行令效仿美国的日本骑虎难下

2015-03-17

 日本效仿美国,反对中国亚投行倡议,将自己置于失落与蒙羞境地,并在外交上进一步孤立。

上述惹来争议的洞见性观点,来自日本前高级外交官天木直人。

天木直人有自己的博客“电邮杂志”。他主张日本奉行“独立”外交政策(即结束二战以来外交政策上对美国的屈从与让位),保持更好的对华关系。

戴维·卡梅伦的英国保守党政府成为有500亿美元资本的亚投行创始成员,这在日本安倍晋三保守政府和主要由政府资助的媒体中间引起轩然大波和不安。天木直人3月15日发表博文关注了此事。

这种躁动与不安其实不难理解。日本安倍政府追随美国反对亚投行,是有两个狭隘的官僚主义原因:它不想见到亚洲开发银行有对手,因为日本是亚开行领头羊。另一个原因是,日本希望保持它的美日同盟从属地位。

无论天木直人这样的批评人士还是日本企业都在质疑,杯葛亚投行是否符合日本利益。但美国显然成功说服澳大利亚、韩国和其他国家抵制亚投行,仍让安倍政府感到欣慰。

现在,被所有人(可能尤其是日本人)视为美国最天然最忠实盟友的英国,在亚投行问题上居然与美国分道扬镳,这动摇了日本对自身地位,甚至是对日美同盟可靠性的信心。

眼前问题是,如果作为一个欧洲国家的英国都相信亚投行成员地位对国家利益有巨大潜在重要性,甚至不惜公然忤逆美国,那么,日本作为相关利益更大更直接的亚洲国家,难道不该更强烈地要求加入亚投行,而不是反对它么?如果其他国家仿效英国怎么办?这事很可能发生。那样的话,日本岂不是被孤立?

天木直人认为,东京此刻面临令人担忧的前景。英国的英联邦伙伴澳大利亚很可能出于与伦敦同样的考虑,违背美国意愿,寻求成为亚投行成员。如果澳大利亚加入,难道韩国不会么?

这样,日本就成为亚洲唯一反对者。但它只是问题的一半,另一半是美国。如果美国像它公开宣称的,希望与中国谋求“共同利益”,进而改变亚投行立场,那又会怎样?

美国对亚投行的反对基本属于诡辩和骄横。它先入为主地暗示,由中国和印度主导的金融机构,在透明度和管理水平上不会达到可接受的国际水准。

数月来,安倍政府鹦鹉学舌般重复美国这套令人生疑的说辞。最近一次是3月13日副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外务大臣岸田文雄举行的记者会。

英国逻辑周密地认为,亚投行任何治理问题,只能由它的成员适当而有效地处理。何况,亚投行会成为亚洲地区开发的强大力量,为英国公司提供大量参与机会。因此,加入亚投行而且最好成为其创始成员的主张,几乎无可辩驳。

据说,奥巴马白宫对英国这一决定的反应相当失礼。3月12日《金融时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是:《美国指责英国“不断迁就”中国》。这篇电头为华盛顿和伦敦的文章写道:“美国政府一名高官告诉《金融时报》,英国几乎没与美国磋商就做出这一决定,而七国集团此前还在讨论如何应对这家新银行。这名美国官员表示:‘我们对那种不断迁就中国的倾向十分警惕,那不是同一个崛起中的强国打交道的最好方式。’”

安倍政府官员此刻在问自己一个问题,而且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他们恐惧。那就是,到底再过多久,美国会出于与英国的同样原因改变立场,即使不当创始成员,至少当一个亚投行的中立合作者?合乎逻辑的,尤其合乎商业与经济利益的选择,显示是合作。争论失败后,美国难道不会为自身利益去争取剩余的优势吗?

天木直人强调,奥巴马政府正尴尬且前后矛盾地寻求在可能情况下同中国改善关系,避免发生冲突。反对亚投行既无理又轻率,它是美国决策错误,注定会失败。我们或许可以相信,只要奥巴马政府没有完全失去理性,这个错误就会被纠正。

这样一来,日本将发现自己陷入外交孤立。它的企业在商业上处于劣势,它的对华关系在政治上受损。在仿效美国愚蠢地反对亚投行之后,美国的转向将十分丢人地说明,日本在美日同盟中的屈从和缺乏独立性让它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它让日本牺牲了自身利益,并在美国寻求改善对华关系时,让日本困在敌对的政策姿态中。

安倍政府对美国反对亚投行的灾难性追随,也许会让日本吸取惨痛教训,转而与北京和华盛顿建立更加独立而有建设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