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气候变化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数字贸易协议不应成为美国制衡中国新工具

2021-09-30
zhangmonan.gif

据美媒报道,拜登政府正讨论一项数字贸易协议,参与方涵盖印太地区主要经济体,但排除中国。中美在数字贸易领域既存在竞争与利益分歧,也存在着极大的互补性和合作空间。数字贸易协议不应成为美国制衡中国的工具,而应成为中美协调合作的新平台。

数字贸易竞争是科技之争、规则之争,也是主导权之争。近年来,全球互联网与新一轮数字技术的崛起颠覆了传统贸易的形态,数字产品、数字服务和数字技术正日益取代货物贸易成为新贸易标的。与传统商品贸易规则体系早已成熟不同,数字贸易领域的规则确立迟滞于数字贸易本身的快速发展,还处于“定规立制”阶段。特别是以WTO为代表的多边框架未能就数字贸易新议题取得有效进展,进一步加剧了全球数字贸易规则的竞争与博弈。

当前,美国利用强有力的规则制定和议题设置能力,通过美墨加协定、美日数字贸易协定等区域贸易协议等区域贸易协定抓紧向外输出规则模板,使符合美国偏好的数字贸易规则从诸边上升到多边层次,其目的是引领新一代贸易规则制定,推动具有较强竞争优势的大型互联网公司进入海外市场,扩展其数字全球化利益。

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美国将中国明确定位为美国首要战略对手,从“数字地缘政治”角度展开对华竞争。拜登上台后更是加紧布局其亚太经贸政策,数字贸易将是美国重塑亚太领导力的重要一环。

亚太-印太地区成为全球数字博弈重点区域。拜登政府正在考虑与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在内的亚太国家和地区达成数字贸易协议的可能性。该协议将为数字经济和贸易制定标准,包括为电子支付、数字签名、数据跨境流动、知识产权保护和隐私保护设定统一标准和规则。在WTO之外形成一个由美国主导的亚太区域性数字贸易协议,实际上意味着美国启动了变相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第一步。此外,拜登政府还试图利用“印太战略”、“科技民主联盟”等整合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两岸盟友,构筑“数字同盟圈”,以期在国际规则等层面加大对华制衡。

事实上,搞排他性小圈子,人为制造两个不同体系、不同规则之间的竞争甚至对抗,从长期看将导致“双输”的局面。不可否认的是,作为全球两个数字大国,未来中美战略竞争很可能越来越集中于数字领域。不过,尽管中美在数字贸易领域存在竞争与利益分歧,但也存在着极大的互补性和合作空间。

美国数字发展领先于全球,是数字技术、标准专利、数字内容、贸易规则的主要输出国,数字贸易是美国的核心利益之一。而中国不仅是快速成长的数字经济和数字贸易大国,也日益成为全球最具潜力的数字消费大国,中国对数字技术、数字服务和数字产品等各类服务的需求巨大。因此对中国来说,吸引全球数字企业,促进数字贸易国际合作势在必行。

从未来发展大势看,中美同属CPTPP并非不可想象。近期,中国正积极加快对接CPTPP等国际数字贸易高标准规则的谈判步伐,抓紧形成数字贸易的“中国方案”。CPTPP是仅次于美墨加协定的数字贸易高标准规则协定,中方正式申请加入,凸显其以更大力倒逼国内改革、全面扩大开放、争取早日对接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框架的意志和决心。可以预见,未来随着中国数字贸易壁垒的大幅降低,以及国内数字市场的进一步改革开放,创新将会为两国创造巨大的合作机遇。

例如,中国已在“减少甚至剔除不合理的阻碍数据跨境流动的部门规章”、“改进数据监管技术对数据进行分类管理”、“加强与主要贸易伙伴就跨境隐私保护展开规制协调”等方面做出积极努力,并在“十四五”时期力推数字贸易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的制度性开放,这预示着数字贸易这一过去开放度不高的领域将成为中国高水平开放的新兴领域。由此看,区域数字贸易协议不应成为美国制衡中国的工具,而应成为中美推进数字合作协商的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