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全球治理 COVID-19 脱钩 气候变化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吴正龙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中国决定加入CPTPP释放多重信号

2020-12-17
000106889_piclink.gif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第27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宣布,中方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是中国继签署“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之后,为同更多国家商签高标准自贸协定而做出的又一重大决策。它向外界释放了什么信号?

CPTPP的前身是奥巴马政府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它号称21世纪自由贸易协定,为货物和服务贸易提供边境前和边境后的全流程规则,标准之高当时人们普遍认为中国难以企及。同时,TPP也是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重要一环,带有强烈排斥和遏制中国的色彩。

然而,特朗普上次竞选时就对TPP大加讨伐,声称该协定将加剧美国制造业“空心化”和就业机会外流。特朗普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退出TPP。出于党争需要,民主党也公开反对TPP。之后,日本牵头组织余下11个成员国继续谈判,删除美国力推的22项有关知识产权和争端解决等方面的规定,最终达成一致并将协定改称为CPTPP。

相比RCEP,CPTPP标准更高、开放程度更高,而与原先的TPP相比遏制中国的色彩明显减弱。RCEP共有20章节,而CPTPP的30个章节中,除了包括前者的内容,还覆盖了许多有关规定,如透明与反腐、国有企业、发展、合作与能力建设、劳工、环境保护等。

中国决定加入CPTPP向世界发出多重信号。其一,中国赞同CPTPP。中国认可和接受CPTPP的标准,并准备将这些标准付诸实施,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和国际体系。中国做出这一决定的大背景是,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环境保护、国有企业治理等诸多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现在CPTPP的标准对中国来说并非遥不可及。

其二,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坚定不移。加入CPTPP将有助于中国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继续推动贸易与投资的自由化和便利化,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对外开放新高地。

其三,中国决心加强改革,破除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公平竞争制度,打造更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

其四,中国加入CPTPP将增加成员国收益。目前CPTPP只占全球经济总量13.5%,对成员国和全球贸易与投资的影响有限。日本首相菅义伟在本届APEC工商领导人对话会上表示,日本期待稳步扩大CPTPP成员国。凭借中国经济的体量,中国如加入CPTPP将大幅度提高该协定的规模效应,把蛋糕做大。据测算,中国加入CPTPP将使协定成员国的利益翻两番,也将为世界经济增长做出重要贡献。

其五,中国加入CPTPP将有利于全球贸易治理体系改革。1995年1月创建的WTO及其前身关贸总协定,主要是着眼于边界前的规则,但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各国经济深度融合,新技术新业态层出不穷,大量交易涉及边界后的规范。全球经贸治理体系要补上这块短板,改革不可避免。而加入CPTPP将有助于中国参与全球贸易治理体系改革,推动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全球贸易治理体系。

尽管CPTPP为美国重返预留了空间,但是在相当长时间内,CPTPP将是美国政治正确的“高压线”,无人敢碰,朝野两党也没有人会贸然提议重返CPTPP。中国选择此时表态有意加入CPTPP,时机把握恰当,呼应了日方有关CPTPP扩容的诉求。

当然,中国加入CPTPP不会一帆风顺。中国需要得到所有CPTPP成员国的同意方可开启加入协定的正式谈判。中国需要与每一个成员国举行市场准入谈判,并就相互减免关税做出相应的安排。

从大的方面来说,对中国最大的制约因素或许不是协定的高标准。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和秘鲁都能接受的标准,中国没有理由接受不了。这样说并非否认中国与CPTPP标准仍存在差距,而是强调中国有信心通过改革如上述国家一样达到CPTPP的标准。对中国构成最大的制约因素是地缘政治因素。不排除美国出于遏制中国发展的考虑反对中国加入CPTPP,进而引用美加墨自贸协定的“毒丸条款”唆使盟国搅黄此事。

不过也应当看到,中国和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美国盟国都是RCEP的成员国,而中国与包括日、澳、新在内的八个CPTPP成员国签有双边或多边自贸协定。从维护本国利益、推动亚太经贸发展和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全球贸易治理体系出发,美国的盟国似没有理由反对中国加入CPT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