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新冠肺炎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周小明 前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副代表

不能因噎废食

2020-03-17
zhou.jpg

中国古时候有个故事,说的是曾经有一个财主在家摆酒设宴,正酣畅时,客人当中有位老者被鸡骨头卡住了嗓子。等老者缓过来,大家准备继续吃喝时,主人却宣布散席。他对客人们说,我们得引以为戒,不能再在家里吃东西了。

也许我们觉得这位主人的逻辑很可笑,但现在许多人正在犯这样的错误。

随着冠状病毒疫情导致中国工厂停工,交通中断,中国以外的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一些跨国公司正在重新审视它们对中国供应的依赖。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在错综复杂、相互关联的全球供应链体系中占有特殊的突出地位。例如,世界1000强公司中有95%的公司从中国购买零部件。毫不奇怪,病毒对中国的影响正在全球产生连锁反应。摩根士丹利两周前对857家跨国公司的调查发现,43%的公司急需零部件供应,而如果疫情延续到3月份以后,这一比例将上升到86%。同样的,从日产、现代,到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制造商也都遭遇了供应中断。

最近这些日子,冠状病毒让美国、日本和欧盟倍感焦虑,跨国公司供应链多样化的呼声越来越高。现代、伊莱克斯等公司正在寻找替代供应来源。鉴于疫情对业务的影响,重新思考供应链问题似乎是合理的。

但这种思路并不靠谱。就在前几天,我同中国的一些CEO讨论过这个问题。有人向我指出,因为担心未来供应链出问题而放弃中国,等于假设中国还会暴发另一场同等规模的健康危机。这是远远无法确定的事,可以说不太可能。

即便这样的不幸再次降临中国,难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有能力应对吗?随着近日报告的感染病例下降到较低的两位数,疫情似乎已经见顶,在中国正迅速消退。中国显然取得了抗疫的成功,正如世卫组织总结的,中国为世界树立了榜样。

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把维持全球供应链的稳定作为首要任务。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在竭尽全力帮助制造商恢复生产。除了财政和金融政策,我还听说有的地方政府自费租高铁,将工人从数千里以外接回工厂。还有报道说,从零部件和材料的短缺,到融资和物流,这方面困难地方政府也在帮助克服。

随着疫情在中国渐渐平息,工厂正在复工。在中国大型制造中心上海、重庆,以及广东、江苏和山东等省,超过90%的制造商已经复工,中国的工厂将逐渐实打实地恢复满负荷生产,最大限度减少病毒对全球供应链的影响。这不仅符合中国自身利益,也是中国履行国际社会主要参与者责任的一种方式。

新冠病毒现在已经传播到大约200个国家。中国境外的新增病例数已经远远超过中国国内。与中国相反,世界其他地区的情况在好转之前有可能变得更糟。

这一进程说明,传染病,正如其名称所暗示的,很难局限于一国或一个小群体。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对像新型冠状病毒这样的疫情免疫。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面对疫情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国家都很难避免供应链的中断。因此,供应链多样化能否有效隔离传染病可能造成的危害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该是各国和企业加强磋商与合作,在抗击病毒的同时确保供应链顺畅的时候了。

美国特朗普政府把此次疫情视为减少美国对中国依赖的机遇。华盛顿非常希望美国的公司改变它们的中国策略。特朗普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呼吁美国以国家安全名义建立新的医药供应链。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鼓励美国的公司将就业岗位带回美国。

在推动中美供应链脱钩的过程中,这些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夸大风险,“撤离中国”变成美国地缘政治战略的工具。

然而,企业在重新考虑供应链战略时,却不得不权衡从产品质量和价格,到物流和供应的可靠性等多方面因素。在大多数情况下,重组供应链有可能危及一直维持着商品廉价和可获得性的现有供应链,至少在短期内,它将对运营和盈利造成下行拖累。正如苹果公司最近发现,这种做法弊大于利。出于这个原因,尽管苹果的前200家供应商中有3/4在中国有制造厂,但它在3月初的时候仍然决定在中国生产其高端iPhone11系列手机,并放弃了当初把生产迁往印度的动议。

很显然,拆除花费数年乃至数十年建立起来的供应链,代价高昂而且耗费时间。

正如因噎废食从来不是一个好的选择,维持现状而不是仅仅为了避免将来的供应链中断把供应链从中国转移走,将被证明是更加理性和有益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