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张茉楠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所首席研究员

RCEP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

2019-11-20
ee.jpg

当前,全球保护主义盛行,全球90%的经济体面临增长放缓。贸易“裂痕”危及世界经济,多边自由化体系失去了前进的方向。而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作为应对亚太地区错综复杂的“意大利面碗”效应的重大机制设计,是亚太区域内整合、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一步,势必影响未来亚太经贸乃至全球经济发展格局。

近期,除印度宣布退出谈判外,经过28轮磋商和18次部长级会议,RCEP的15个成员国了结束全部20个章节文本谈判和实质上所有的市场准入谈判,并将致力于确保明年签署协议。RCEP这个纵跨南北半球两大洲、涵盖约35亿人口、GDP达23万亿美元、约占全球32.2%经济规模及29.1%的贸易和32.5%的投资的超大型自贸协定,经过七年长跑终于成形。

事实上,随着WTO多边贸易体制不振,FTA(自由贸易协定)日渐成为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主导力量。根据WTO所属 RTA Database统计,1948-1994年期间,全球向WTO 报备的RTA(区域贸易协定)有124个;而1995 年乌拉圭回合结束以来,向WTO 报备的RTA 数量已超过400个。截至2019年6月,总有效RTA数量达474个,其中FTA性质的257个。相互交叉、碎片化规则带来的“意大利面碗”效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RCEP内部最初已经有5个FTA,如东盟-澳新FTA、中国-新加坡FTA、中国-澳大利亚FTA、日本-菲律宾FTA等,它们存在着相互叠加的优惠措施,原产地、投资开放、服务贸易等规则都不一样,成为建立RCEP的一大障碍。但多年的努力,不断使各项标准规则和优惠政策对接,为RCEP谈判的达成奠定了基础,降低了RCEP成员国之间的斡旋难度。而早期收获更让成员国享受到贸易投资便利化所带来的福利,从而使各方对深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有更大的期待。

当前,在一些国家强调本国优先、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国际多边贸易体系受到逆全球化力量侵蚀的背景下,维护自由贸易体制,加强亚洲价值链整合,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具有标志性意义。本世纪以来,亚太内部的贸易依存度与一体化进程不断上升。博鳌论坛发布的《亚洲经济一体化》数据显示,亚洲经济整体上对自身的依存度大幅提升,从2016年的50.74%上升至2017年的54.2%,为2004年以来最高。特别是,随着中国市场规模的扩大以及改革开放力度的加大,区域各经济体对中国的贸易依存度也在同步上升。

另一方面,内部贸易联系愈发紧密,贸易粘性增强。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亚太区域内贸易的增长速度几乎是世界贸易的两倍,远远超过北美自由贸易区和欧盟域内贸易的增长速度。无论进口还是出口,区域内对外贸易额中的内部贸易占比均呈明显上升趋势,达到60-65%左右,成为全球最具增长活力的价值链伙伴。因此,作为目前亚太地区规模最大、最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一旦生效,通过实现原产地规则和相互认可等机制的简化,以及贸易投资便利化的大幅提升,亚洲区域价值链也会变得更加紧密而稳固。

距离高质量自贸协定还有多远?RCEP仍有非常大的进一步升级的空间。与近期已经达成的超大自贸协定,如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EPA(日本与欧盟的经济合作协定)、USMCA(美-加-墨协议)等相比,RCEP更加强调遵循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规则,侧重发展中国家利益,注重“灵活性”和“高标准”之间的权衡。一方面,总体而言,RCEP的谈判领域和议题仍以传统议题为主,如规定关税免除水平标准至少达到95%,比WTO各成员开放水平要高得多,但RCEP在开放程度上仍低于CPTPP。

而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来对高标准国际贸易规则要求的提升,RCEP谈判文本中加入了许多新兴议题,目前涵盖了货品贸易、服务贸易、金融服务、电信服务、投资便利化、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竞争政策、中小企业、政府采购、经济和技术合作、争端解决、原产地规则、关税程序与贸易便利化等共18个领域。特别是在投资方面,RCEP启动负面清单制度进行投资准入谈判,体现了与高质量对标的积极努力,有利于促进区域内市场壁垒以及营商环境的大幅改善,有助于促进区域内要素高效便捷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