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金砖国家增长前景符合预期吗?

2019-11-15

高盛在本世纪初曾经预测,到2030年代初期,四个最大新兴经济体——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或称“金砖四国”——将超过主要发达经济体。

2009年,第一次金砖国家峰会在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举行,当时金砖国家综合经济实力仅仅是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和日本这六大发达经济体(G6)综合经济实力的12%。

那一年,美国的经济规模大约是中国的2.5倍,但它正处于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资产泡沫破裂时期。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则忙于应付第二个失去的十年。默克尔总理的德国和萨科齐总统的法国仍然主导着境况不佳的欧洲,很快,全球性经济衰退演变成了一连串的主权债务危机。而在巴西,卢拉总统推动了经济的增长赶超,并减轻了严重的收入两极分化。在曼莫汉·辛格治下的印度,经济增长在加速。在俄罗斯,得益于能源价格上涨,普京总统在十年之内使经济规模扩大了五倍多。

然而,金砖国家如今的情况又如何呢?

预期增长与实际增长

为了更好地了解过去20年所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把高盛在本世纪初对金砖国家的原始预测(基于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经济发展)与今天金砖国家的实际景况(即过去20年的净效果)做一个对比。

高盛的预测是,中国经济将急剧扩张,预计从2000年到2025年,中国的GDP将扩大14倍以上。与此同时,印度的经济将增长近十倍,到2010年代末期,印度的增长速度会相对快于中国。巴西经济预计将增长五倍,俄罗斯预计增长十倍以上。而在同一时期内,最大的发达经济体美国预计增长两倍多。这些让人大吃一惊的预测显示,主要新兴经济体将会实现强劲的赶超式增长。

实际结果呢?概括起来就是,假如有和平的环境,且贸易保护主义受到遏制,中国的表现可能会超过预期,印度也将继续沿着正轨发展。不过,巴西和俄罗斯各自的潜力已经被地缘政治削弱(图1)。

图1 2000-2024年金砖国家经济增长

中1.jpg

 资料来源:IMF、Difference Group

中国2001年加入WTO后,在出口导向型增长模式的带动下经济急剧扩张。2010年代初以后,这一增长模式蜕变为消费与创新驱动。到2020年代中期的时候,如果能拥有和平环境,且贸易紧张局势可控,那么中国的经济规模有可能比2000年扩大17倍以上,并在2030年代超过美国。这也许就是2010年代初奥巴马将军事重心转向亚洲,以及最近特朗普发起关税战的关键原因。

印度经济增长轨迹出现了周期性下行,尽管近期增长遇到困难,但莫迪总理加大了推动力度。如果一切顺利,印度经济有可能在2020年代中期实现预期中的十倍增长。新德里目前正谨慎地进行平衡,一方面要发展经济增进繁荣,这是国家之需要;另一方面则要考虑地缘政治和重整军备,这是华盛顿所希望的。

在卢拉总统领导期间,巴西GDP的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对金砖国家的最初预期。但是,从2010年代中期开始,由于罗塞夫总统受到有争议的弹劾,尤其是卢拉被监禁,巴西的经济增长急转直下。这场地缘政治“软政变”——批评人士认为,它为激进的右翼总统博尔索纳罗和新的军人独裁铺平了道路——有可能让巴西遭受“失去的十年”。到2020年代中期,巴西的GDP也许只能接近2010年代初卢拉政府末期的水平。

巴西经济在2020年代中期不会达到美国GDP的近1/5,也许不到9%(比最初的预期少50%以上)。几千万巴西人民对更美好未来的憧憬受到了伤害。

在俄罗斯,普京总统扭转了上世纪90年代经济的急剧下滑,并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里恢复了经济的增长势头。那时候俄罗斯的经济前景与对金砖国家的预测是相符的。但正如史蒂芬·科恩所言,华盛顿在2008年全球性危机爆发前对俄罗斯发动了一场“新冷战”。由于油价持续疲软,特别是制裁仍未解除,俄罗斯经济到2025年无法达到美国经济的近1/5。在“新冷战”的影响下,俄罗斯经济届时有可能不及美国GDP的1/10。

俄罗斯经济可能会增长六到七倍,但无法发挥出全部潜力。

有关金砖国家在2030年代初超越G6

发达经济体全球实力的巅峰期是上世纪80、90年代。在2000年,G6所代表的“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规模仍然是金砖国家的近十倍。然而,不断增加的债务、过度的军事扩张和人口老化使西方发达国家受到重创。

2010年,金砖国家的经济规模是G6的1/3多。到2020年代中期,这一数字将达2/3。高盛最初的预测认为,金砖国家将在2020年代末期赶上G6。但受地缘政治的干扰,真正追平可能还要多花五到十年的时间(图2)。

图2 2000-2024年,G6及金砖国家的追赶

中2.jpg

资料来源:IMF、Difference Group

当然,如果拿六个最大的新兴经济体与六个G6国家做比较,而不仅只是金砖四国,那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也要算进来。这样,追平的情形将会提前几年发生。

如2007年IMF所说,进入本世纪以来,是大型新兴经济体在推动着全球的经济前景。批评人士认为,近年它们的经济潜力削弱,是由于动荡和政权更迭,在政策没有实质性反转的情况下,附带的伤害正在蔓延。

由于美国重返亚洲激化了竞争,而不是促进合作,“亚洲世纪”这一经济前景正受到威胁。特朗普的关税战对全球贸易暴跌、投资下降和移民壁垒高筑起了关键性作用,所有这些令全球流离失所的人数猛增至7000多万,远远高于二战后的水平。与此同时,全球经济前景持续暗淡,有可能使主要发达经济体比预期更早陷入长期停滞。

作为全球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共同决定着全球经济的前景。它们有所发展,世界经济就会随之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