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中美冲突下的美国企业

2019-06-27

美国跨国公司也许喜欢这种主意,即强迫中国改变它的政策和做法,包括补贴国有企业,和要求外企分享专利技术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因为这使它们处于竞争劣势。然而,随着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战不断升级,我们有必要问:这些公司实际上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二战后的世界秩序是靠三个相互重叠的全球交换网络支撑的:贸易、投资与金融、信息。在这个发展过程中,美国的跨国公司发挥了主导作用。2017年,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额达到46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57%。全球的外汇年周转额扩大了22倍,部分原因是交易成本下降。

然而近年来,真正飞速发展的是数据和信息的流动。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研究表明,截至2016年,数据流动对GDP增长的影响已经大于商品贸易。这些流动包括信息和想法本身,也包括涉及商品、服务或金融跨境交易的数据流动。

不过在许多美国人看来,这些不平衡的流动对美国不利。他们认为,无需多说,看看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就明白了。2018年美国贸易逆差超过6220亿美元,其中中国占了大约3780亿美元。

但这种简单的跨境贸易逆差指标存在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它没有考虑进在外国境内开展的业务。2016年(最近的有可用数据的年份),美国跨国公司(包括它们在外国的子公司)在国外创造了5.8万亿美元的销售额。

这一数字不仅使美国2016年的2.2万亿美元直接出口相形见绌,而且超过了所有外国跨国公司在美国市场的4.1万亿美元总销售额。因此,在海外市场销售方面,美国2016年的“盈余”达到1.7万亿美元,是当年美国5020亿美元贸易逆差的三倍。这对美国跨国公司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利润,它们的海外销售额与对外直接投资(FDI)之比显示,公司的初始投资翻了一番。

从地理角度看,美国的跨国销售和对外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欧洲。2016年,美国跨国公司在欧洲的销售额达到2.8万亿美元,略低于其全球销售额的一半。但对外直接投资总额达到3.3万亿美元,这意味着每一美元的对外直接投资产生了0.85美元的销售额。所以,欧洲的表现是低于美国跨国公司的平均市场水平的。

亚太地区在美国的贸易和美国跨国公司的销售方面均排在第二位,但利润更加丰厚。2018年,亚太地区仅占美国出口的29%多一点,但占到美国进口的39.5%,从而导致5068亿美元的整体贸易逆差。但回看2016年的数据,美国跨国公司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达到1.58万亿美元,而它提供的外国直接投资是8810亿美元。在亚太地区每投资一美元,美国跨国公司的销售收入就达到1.80美元。

有一个国家拉高了这个平均值,那就是中国。2016年,美国跨国公司在的销售额为3453亿美元,对华投资额为973亿美元。这意味着销售与对外直接投资之比从2009年的267%上升到惊人的355%。(欧洲这一比率要低得多,2009年为123%,2016年为85%,反映出下降的趋势。)

与美国公司在中国的销售相比,中国公司在美国的销售是小巫见大巫。2016年,中国公司在美国的销售仅为350亿美元。事实上,按这个标准衡量,美国存在3100亿美元的“盈余”,比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还多出20亿美元。也就是说,把跨境贸易和海外销售放在一起考虑的话,中美两国的地位大致是平衡的。与此同时,美国跨国公司继续在中国获取着巨额利润,而且这种利润会继续增加,除非受到不明智的干预。

问题在于,特朗普的贸易战恰恰就是“不明智的干预”。如果贸易战继续升级,美国跨国公司倒有可能成为特朗普所说的“最大输家”。

这些损失远不只是在华销售下降那么简单。旷日持久的中美贸易战将削弱全球的经济增长和资产价格,因为价格上升与贸易量下降结合在一起,将有效地打击规模经济,造成利润和投资减少的恶性循环。

与特朗普的希望相反,美联储降息不会抵消这种发展带来的影响。美国跨国公司将被迫减少股票回购(股票回购近年飙升,2018年超过8060亿美元),由此导致的股市下跌将伤害比如美国的养老金领取者,这些人大量投资于美国的股市。

长期来看,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建起隔离墙,很可能导致全球交流网络中的摩擦和瓶颈增多。这些网络不仅对经济繁荣以及美国跨国公司的利润至关重要,对和平与合作也至关重要。对这些网络的运作有举足轻重作用的是互联网,而互联网甚至也可能划分为四个或者更多的模块化系统,每个系统由不同的规则和原则管理,并被防火墙隔离。

由于认识到未来的危险,500多家美国公司与140多个代表制造商、零售商和其他产业的组织在一封信件上签字,恳请特朗普不要对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应该与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的消费市场通过谈判达成贸易协议。如果有什么人打算说服特朗普改变路线的话,那么很可能就是美国的企业了。不过,只要涉及到特朗普,就没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Corporate America in the Crossfire”(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