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解决美中贸易冲突前景黯淡

2018-11-08
a.jpg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与习近平主席上周的电话会晤点燃了人们对两国有可能解决贸易分歧,进而降低对对方出口商品征收特别关税的希望。由于两人都将参加本月晚些时候在阿根廷举行的G20会议,乐观主义者希望届时双方可以就贸易协议的纲要进行商谈。然而,由于双方立场相距甚远,取得突破的前景十分渺茫。

绝大多数评论人士都没有注意到中美达成新贸易协议存在的核心障碍:习近平坚持谋求一个能够加强国际法的解决方案,颇为讽刺的是特朗普却拒绝基于法律的多边世界秩序,这种秩序一个多世纪以来一直为美国所倡导,它有利于达成从互动角度出发、注重成果的协议。这是向权力决定对错的“强权政治”的回归。

然而,在一个所有国家——甚至最大国家——都已深深介入主要由商业关系织成彼此重叠、相互依存的网络时代,强权政治已经不合时宜了。特朗普就是谚语中所说的瓷器店里的公牛。商业繁荣是因为可预见性和稳定性,所以,为了促成一个有更多规则约束的国际秩序,美国企业多年来一直支持美国政策的长期推动作用。而强权政治却给全球治理带来大量的不稳定和不可预见性。特朗普吹嘘自己的行动神秘且出人意料,这对于军事战略甚至企业之间的竞争确实有用,但对于管理安全的国际秩序来说却是糟糕的教条。在个体商业竞争当中行之有效的策略如果被当成治国之道,就有可能引发无穷无尽不可预知的混乱。

许多美国人会觉得我的意见是对他们的侮辱。在我看来,如今中国才是美国帮助创建的世界秩序的主要支持者,而特朗普打算颠覆这种秩序。美国媒体充斥着对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指责,但鲜少有相关的细节,或者只是把少数实际存在的违法行为夸大成为一贯的做法。这与特朗普大肆攻击所有墨西哥越境者都是强奸犯没有什么不同。同样的,按照定义,中国人现在并不是公平的交易者。但令人惊讶的是,许多表面上的自由主义者抵制特朗普,却仍然接受后一种说法,仿佛它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上,密切关注美中两国今年5月份互换的贸易要求就会发现这种鲜明的差别。

也许美方所提出的最难实现的要求是将美国的对华贸易逆差减少2000亿美元,约等于目前逆差额的一半。但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并不在中国政府的权力范围之内。没错,中国可以像它答应的那样,进一步降低美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但由于被征收高关税的只是少数产品,因此这么做并不会带来大的变化。此外,中国希望它进一步降低关税的交换条件是美方承诺遵守WTO规则,即不会绕开这些规则来加征任意的关税。而特朗普提出的针对性建议拒绝作出此类保证,并且坚持要求中国不在WTO程序下行使其权利。这样一来中国将无法抵制美国将来任何的随心所欲。这无异于要求中国在贸易问题上单方面解除武装。美国的要求当中没有互惠。即使打一场长期贸易战,中国人也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它的条约权利。

美国还要求中国对有关知识产权执法的法律作出具体修改。但是,无论这种要求有多少可取之处,强制执行知识产权只会提高美国产品的价格。这种极高的价格有可能继续制约美国产品对中国消费者的吸引力。据本人观察,就连中国的药店里如今也在出售美国制造的多个品牌的药品,但垄断天价限制了它们吸引消费者,相比之下,中国制造的药品要便宜得多。书籍和软件也是这种情况。按照美方卖家的定价策略,任何受美国版权保护的东西都非常昂贵。这并不是中国政府所能解决的问题。美国人对许多产品和服务昂贵的垄断价格已经习以为常,但中国人并不习惯这些。譬如说,互联网、电话和交通服务在中国就比美国便宜得多,也高效得多。

与中国的出口能力相比,美国或许有更多的实力增加对华出口。例如,特朗普最近宣称,美国向沙特阿拉伯出口大量武器对就业有利,这也是美国无法制裁沙特——它公然在其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杀害一名留居美国的沙特记者——的原因。可是,自从1989年以来,美国却禁止了所有对中国的武器出口。无论是否合情合理,美国都禁止向中国出售中方想购买的武器和其他高科技设备。同样的,美国企业可以通过降低垄断价格来大大增加它们在中国的销售额,但这些企业却不这么打算。举例来说,星巴克在中国已经是无处不在,但它的售价却比美国还高,尽管中国的工资远远低于美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美国拼命避开了自由市场,如果美国真像它自己宣称的那样是一个有竞争力的自由市场国家,那么它在中国的销售额应该高得多。

现今在华盛顿,指出自由市场在中国这个所谓“非市场经济”国家比在美国有更广泛的影响算是异端。但作为一个在美中两国都生活过并且从事过研究工作的人,我无法不注意到中国其实是具有竞争力的,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它成本更低,效率更高。中国政府通过合理的补贴刺激了高等教育和基础设施的飞速发展,它对贸易竞争力所起的作用远远超过了美国所抗议的那些补贴。美国喜欢加大减税和放松管制,这使垄断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收取费用,结果是公共基础设施破旧不堪,私人基础设施极其昂贵,高等教育也所费不菲。医疗保健、大部分高科技服务和软件的垄断定价又进一步增加了成本。这是美国失去竞争力的主要原因,只有美国人才能解决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