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沈联涛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经济研究院杰出研究员
  • 肖耿 香港国际金融学会会长

美国的对华政策弄巧成拙

2018-11-05
b.jpg

贸易关税可能受到最广泛的关注,但美中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在多个方面展开的,包括汇率、技术、网络空间,甚至军备。对于世界应对从移民到气候变化等共同挑战来说,这并不是好的兆头。

华盛顿资深记者鲍勃·伍德沃德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操作手法是“用最大程度的攻击性掩盖致命的弱点”。事实上,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特朗普赌的是其鲁莽但令人印象深刻的敌对语气能在11月中期选举前夕转移美国选民对严重的国内问题的注意力。

这种目光短浅的策略与中国政府的长期谋略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上证指数跌幅远远超过道琼斯指数,已经跌至2014年11月以来最低点,但中国正在阻止人民币贬值,以免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与此同时,随着向更加创新、包容和可持续的增长模式转变,中国正努力让其经济摆脱不利的外部环境。为推进这项工作,中国领导人正在与民营部门合作。副总理刘鹤最近承认,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中国领导人似乎终于认识到,除非中国陷入一场威胁国家安全的全面战争,否则没有理由继续牺牲民营企业来补贴国有企业。

从限制有可能出现更多的不稳定状况方面讲,中国的做法有其道理。问题在于,对许多国家来说,国内问题——例如英国退欧——正越来越与全球性的当务之急相互冲突。

经历数十年的全球化和技术进步,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一个国家的决策会产生深远的溢出效应。在这一背景下,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应对气候变化、不平等加剧和颠覆性技术等关键性挑战。然而,正当世界最需要合作的时候,美国却在很大程度上退出了国际舞台。

可以肯定的是,即使美国提升其全球领导力,从单极向多极世界秩序的转变仍然会继续。这种趋势一定程度上是由人口结构驱动的:发达国家正在快速老龄化,而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人口迅速增长,他们既年轻,又富有,这意味着巨大的活力和更加激烈的资源竞争。

但特朗普政府对对抗、保护主义和短期行为的嗜好让事情变得更糟。例如,为公司和富人减税不仅加剧了美国国内的不平等,也激化了全球恶性竞争,从而破坏财政的可持续性,加剧全球的不平等。

同样,尽管美国不愿为盟国的安全买单是可以理解的,但特朗普敦促美国的北约盟国增加国防支出所使用的笨办法却无济于事。相反,除了削弱与美国最亲密盟友的关系,特朗普的把戏还加剧了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从而在国家安全方面提高了经济学家所说的“影子价格”。

当然还有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这种政策不仅仅是“惩罚”中国。自由化的主张一直着重于降低全球贸易、投资和信息流动的交易成本,而通过以国家安全为幌子阻止中国人获得技术,特朗普政府增加了这种交易成本,不仅对中国,对其他试图利用贸易和技术促进增长与发展的国家来说都是如此。

特朗普政府反复无常地使用制裁,让问题复杂化,使确定与今天是朋友、明天是敌人的国家进行贸易的成本变得困难。当美国单方面决定退出2015年伊朗核协议并重新实施制裁时,欧盟与伊朗的贸易突然面临新的壁垒。如今欧盟必须通过与中国和俄罗斯建立一个“特别支付系统”,来尽量规避美国的制裁。

因此,经过几十年的日益开放和全球化之后,世界正退回到分裂状态。这将严重削弱全球贸易,进而破坏经济增长前景,妨碍全世界应对共同的挑战。事实上,它甚至可能加剧这些挑战。例如,气候变化带来的生态破坏和资源稀缺有可能加剧冲突和动荡,从而制造出更多的移民。

特朗普可能认为它对中国的政策就是实现“美国优先”。但他的政策不仅伤害中国,也会伤害到美国,更不要说伤害世界上其他的国家。避免普遍的破坏性后果的唯一方法是改弦易辙,恢复与中国的互惠合作。中国发表的白皮书正是支持这种互惠合作。

中国领导人认识到,经过几十年的全球化,各国通过供应链和知识网络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法单打独斗。他们也知道不冒险行事才符合国家的最大利益。而他们希望继续加深与国际社会的联系,不是作为一个破坏者,而是作为一个致力于维护全球稳定的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美国亦应如此。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America's Self-Defeating China Policy”(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