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罗亮 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中菲海上油气联合勘探和开发合作可期

2018-10-30
b.jpg

10月18日,中国-菲律宾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第三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与菲律宾外交部副部长马纳罗分别率各自国防、自然资源与环境保护、渔业、交通运输、能源、海警等部门的代表与会。双方就当前南海形势及各自关切交换了意见。其中,在不影响两国各自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立场的前提下探讨海上油气联合勘探和开发合作尤其值得关注。

南海油气联合勘探与开发的实践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就通过谈判、管控和解决南海有关争议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倡议。其中,以油气资源领域的共同开发最受关注。2004年9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签署《南海部分海域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后又经中菲双方同意越南加入进来,中国、菲律宾、越南三国国家石油公司于2005年3月签署《南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商定在未来三年协议期内研究评估面积约14.3万平方公里海域区域内的石油资源状况。因此,南海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通常被誉为南海油气资源领域共同开发的典范。同时中菲还在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文本中表述,“双方同意,可以探讨将下一阶段的三方合作提升到更高水平,以加强本地区建立互信的良好势头”。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三方在南海油气资源领域内的“试水”取得阶段性成果后再未能继续。

文莱是否被弯道超车了?

2013年4月5日,文莱哈桑纳尔苏丹访华,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支持两国有关企业本着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共同勘探和开采海上油气资源。哈桑纳尔苏丹还前往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参观。同年10月1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文莱进行访问,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再次对双方在能源领域、特别是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文莱国家石油公司签署关于成立合营公司的协议表示欢迎。2014年5月,以文莱中海油服合资有限公司完成企业注册手续为标志,中国与文莱在油气开采领域的合作正式启动。该公司由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海油服”)与文莱国家石油服务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是中海油服的首家境外投资企业,计划将为文莱Champion油田建造六座新平台,包括四座井口平台、一座钻井平台和一座天然气压缩平台。四年时间,中国与文莱在南海油气资源领域的合作并无实质性进展和明显突破,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归咎于两个方面:一是国际油价市场走势低迷,油气企业持续推动共同开发的意愿不强;二是文莱长期以来希望打破经济过分依赖能源的单一格局,能源产业部门更换高官后,有关政策并不能得以延续。

中菲海上油气联合勘探和开发合作可期

菲律宾杜特尔特总统执政以来,中菲关系实现了历史性转圜,两国关系步入健康发展的“快车道”。今年8月29日,菲方最大军舰搁浅南沙半月礁,但在短期内得以有效解决,并未影响中菲两国合作友好的大局,这既彰显了中菲关系高度的政治互信,也表明了中菲双方有智慧有能力应对和管控南海危机,致力于共同维护南海的和平稳定。

2017年5月确立的中国-菲律宾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为中菲双方管控分歧,聚焦共同开发奠定了重要机制化安排。中菲在南海的共同开发一直被寄予厚望,也符合两国最佳利益。在中菲关系健康稳步发展之际,中国-菲律宾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第三次会议顺利召开,有力助推了海上油气联合勘探和开发合作的进程。与此同时,据《菲律宾世界日报》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按照惯例,中菲之间将签署一系列合作协议以作为访问取得的丰硕成果,届时中菲海上油气联合勘探和开发协议有望签署。

此外,根据东盟安排,菲律宾已接替新加坡于2018年至2021年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在中菲关系不断“提升”阶段,菲律宾作为协调国,将有利于进一步推动继续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为积极有序推进“南海行为准则”(COC)磋商创造良好的氛围和政治环境。事实证明,中菲关系已进入近几年来最好时期,这既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利益,也符合时代发展潮流和地区各国的共同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