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田飞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

特朗普的“复数双边主义”背叛国际法

2018-10-12

中美贸易战正在走向“持久战”。这不由让人想起毛泽东1938年的《论持久战》。持久战思维本身就不是一种斤斤计较的战术思维,而是一种关注结构和趋势的战略思维。抗战初起,有“速胜论”、悲观主义,也有投降主义,无不误国误民。贸易战亦然,它打出了国内知识阶层与大众社会的众生百态,也是一次国家舆情和思想生态的生动解剖及呈现。

贸易战的持久化,与中美权力之争的宏观结构有关,也与具体领导人的政治意志有关。在特朗普身上集中着反联邦党人的特殊主义、寡头政治的利益本位、政治动员的民粹主义以及西部牛仔式的理性狡诈。特朗普不懂得运用软实力的妙处和智慧,一味滥用美国的硬实力,采取的是“极限施压”手法。美国鹰派团体在对华恐惧中抱团取暖,期望曾经遏制日本或苏联的胜利历史重新降临。特朗普将交易艺术照搬到政治艺术上,有嫁接挪用的奇特效果,也有逻辑错位和价值撕裂的“政治脑震荡”后果。特朗普在贸易战中押上了全部政治身家,不可能在现有处境和条件下妥协,但其单纯关税主义的极限施压已接近极限,可能陷入“黔驴技穷”的政治窘境。

与特朗普相比,中国最高领导人则似乎有着气定神闲的太极涵养,也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战略传统印痕,不仅继续推进更大程度的全方位改革开放,而且继续深化“一带一路”制度体系建设,突出中非合作的战略角色。在中国领导人的战略视野中,中国必须是外向型发展和天下主义取向的,中国必须通过重构与世界的正当而和谐的秩序关系完成民族伟大复兴。因此,十九大报告确定的民族复兴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双轨目标不是二元冲突的关系,而是“治国”与“平天下”之间的逻辑互动。

贸易战对美国日益不利,因为全世界正在见证一个守成帝国的快速衰退。相反,中国正焕发勃勃生机。从平等法权而言,每个国家都是自由平等的,但实践政治从来都是一种“列强世界观”。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带来的自由平等法权更多具有理想主义和道德批判功能,却未能有效规训既定的列强治理现实。英法的全球殖民战争,神圣同盟的维也纳体系,一战和二战的交替,国际法体系千疮百孔。

特朗普主义以反全球化和纯粹美国优先的方式再次证伪了国际法。它不仅逐步退出若干基础性国际法协议和条约体系,更以其巨大影响力干扰国际法的常规运转。特朗普相信,多边主义最终将趋向于国际民主,将趋向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国家分享更多治理权,将导致美国由绝对立法者变成普通参与者。因此,多边主义体制不符合美国利益最大化,至少在美国实力日趋下降的今天是不符合的。于是,“复数双边主义”成为特朗普主义的“新国际法”,也就是说,所有既定的国际法安排都要“失效”,美国要逐一搞定其他国家,建立每一种双边关系中都是“美国优先”的新国际法。

这种复数双边主义是对二战后国际法秩序的背叛。有传言称特朗普准备退出WTO,这绝非戏言,而是“美国优先论”下复数双边主义的逻辑展开。美国的复数双边主义是要复辟国际法中的旧式霸主制或君主制。但美国的这种向后复辟会成功吗?

这是对21世纪国际治理秩序的重大挑战。特朗普最近又声称美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公然威胁海牙国际刑事法院,禁止后者调查美军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美国开始全面反对承担对国际法的基本道义责任与法律责任。这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20世纪,当美国初次站立于世界体系面前时,在可追溯至威尔逊总统时期的国际法理想主义推动下,经过罗斯福主义的拓展与放大,终于结出联合国体系的国际法制度硕果。但今天,美国却出于利益政治和国家政治的本位主义反对这套国际法体系,拖欠巨额会费,拒绝任命WTO裁判官,退出相关全球治理协议,威胁国际司法机构,单边采取反WTO的关税措施。这是美国精神传统向现实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快速蜕变,也是美国在精神上的自我背叛。奥巴马对特朗普的批评是对的,美国众多知识分子的批评也是对的。当美国自我降格为不遵守国际法的纯粹强权,当美国醉心于滥用实力追求复数双边关系中的本国优先,当美国主动抛弃二战以来的国际法秩序及美国的治理责任,一个旧的时代似乎在快速走向终结。如果特朗普主义构成一种“历史终结”,则所终结的不是“非西方”,而恰恰是“西方”自身。对福山而言,这也是绝妙的讽刺。

特朗普的复数双边主义很容易在诸如欧盟、墨西哥、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甚至日本获得胜利,但其最棘手的对象恰恰是中国。所有其他国家都在紧密关注中美贸易战的走向和结局。美国胜,则全球多边主义体制加速瓦解,美国优先论下的复数双边主义体制加速形成,美国进入新霸权周期,但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将遭遇严重倒退。中国胜或至少保持不败,则多边主义体制可勉强维持,但需要中国和广泛的第三方国家及市场加强利益沟通与制度整合,最大限度地抵消美国“反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冲击,弥补乃至强化既有的多边主义国际法体制,甚至反向规训美国“重新加入”这一体制。由此,则二战后国际法可迎来新的发展契机。

总之,贸易战阴霾下,世界到底选择特朗普的复数双边主义,还是改良型多边主义,是当代全球治理和新国际法塑造的生死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