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朱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

新兴经济体免疫的秘密

2018-09-18

下月,政策制定者和专家们将齐聚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努萨杜瓦,召开IMF和世界银行年会。这个地点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印度尼西亚正是20多年前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的震中。这场危机给阿根廷、土耳其等当前面临动荡的新兴市场提供了重要的教训。

当前存在的问题是否真的会带来1997-1998年那样的危机,这个预测题我把它留给别人。尽管如此,为了更好地辨识出哪些新兴经济体最为脆弱,我们还是有必要把上代人的危机与当前的危机所面临的形势做一番比较。

最近几年发生的情况同1997-1998年危机之前有许多相似之处。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发生经济衰退后,美国维持了低利率和宽松的货币政策,这与它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所做的一样。在那个十年的中期,美联储开始逐步收紧其政策,也像它今天所做的一样,而联邦基金利率在1995年的时候见顶。

不过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新兴市场的对外借贷大量增多,从而造成货币和资产负债表的错配,引发了后来的危机。今天许多新兴经济体的情况并非如此,它们建立了充足的外汇储备,外债也一直保持在较低的水平。

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就没有问题。毕竟,直到比索最近出现大幅贬值,阿根廷政府被迫向IMF寻求资金之前,阿根廷的外债水平也被认为是相对较低的。

事实上,并没有万无一失的方法可以预防危机。当然,维持低水平外债,保持灵活的汇率,实施明智的宏观审慎政策,这些措施有助于避免灾难的发生。同样可以发挥作用的,还有显示信誉并保持市场信心的一系列难以言说的政策,用保罗·克鲁格曼的话说就是召唤“信心童话”的政策。

然而,正如病毒可以折磨最健康的人,危机也可以席卷一个有充分准备的经济体。这就是为什么各国除了预防性措施,还必须把眼光放得更长远,夯实帮助经济快速复元的能力。

为了弄清楚这在实践当中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有必要考虑各国从1997-1998年经济危机中复苏的速度差别。韩国的实际人均GDP在两年内回到了危机前的水平,马来西亚和泰国花了六年时间,土耳其花了八年时间,而印度尼西亚和阿根廷则花了十年时间才恢复到危机前状态。

区别并不在于每个国家的富裕程度,阿根廷就比除韩国以外的上述所有经济体都富裕得多。相反,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它反映的是生产与出口的结构及成熟度。1997年的时候,韩国在出口成熟度上排第一,接下来是马来西亚、泰国、土耳其、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这个排序也映射了经济复苏的持续时间。

为什么更成熟的出口基础有助于经济从金融危机当中复苏呢?正如IMF的2015年《世界经济展望报告》所显示,尽管全球价值链兴起,但汇率对出口增长仍然十分重要。并且,更精致、更具差异性的出口产品受汇率波动的影响往往也更大,因此危机期间发生的货币贬值,对生产基础更完善的经济体的出口与增长有更大的提振作用。

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经验证明了这一点。韩元贬值让三星公司的产品更有竞争力,公司得以扩大了其市场份额。阿根廷和印度尼西亚主要出口农产品,农产品受货币贬值的影响就小得多。

IMF的瑞达·切理夫、福阿德·哈萨诺夫和王立晨(音译)最近指出,出口成熟度是一国经济增长最稳健的决定性因素,也可能是经济复原力的强大来源。虽然新兴经济体,特别是那些采用灵活汇率并限制本国外债的经济体有可能避开危机,但却无法保证它们一定能避免危机的发生。然而,拥有更为成熟的出口基础,长期衰退的风险就会大大降低。

全文翻译自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标题“The Secret to Emerging-Economy Immunity”(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