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陈天宗 前美国驻亚洲开发银行代表

中美如何释放金融科技的好处

2018-05-04
a.jpg
图片来源:www.cafecredit.com

中国和美国总是抱负不凡,这是好事。如今的竞赛是看谁将在人工智能、超级计算、生物技术和太空等领域领导世界。如果这两个最大经济强国之间的较量是力争上游,而不是逐底竞争,那么说到包容性措施和广泛的影响,它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金融科技(fintech)领域也是如此。创新型金融科技的开发与应用正在颠覆传统的银行业和融资方式,并开始让企业、行业和个人的互动发生转变。

从替代性金融平台、比特币和以太坊等数字加密货币,以及进行“代币”分配的众筹新手段ICO,到把我们带入无现金社会的演进中的移动支付,金融科技的语言和震荡似乎无可阻挡。在中国和美国莫不是如此。

根据咨询公司安永2017年的报告,中国金融科技采纳率已属最高之列。报告发现,中国69%的活跃型数字化消费者使用金融科技服务,而美国为33%。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报告,到2015年底,中国金融科技业的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8万亿美元,其中支付业务贡献率接近90%。

此外,中国金融科技领域达成的交易、特别是金融科技IPO因其规模而不断掀起波澜。在亚洲,大部分风险资本都流入了中国,尤其是几个大型科技公司。我的同事杰克逊·穆勒(米尔肯学会金融市场中心副主任,该学会是一家旨在增加对金融市场了解的无党派机构)指出,即使邻国努力把自己定位为金融科技中心,情况也依然如此。例如,2016年全球的金融科技风投总额为136亿美元,其中45亿美元是阿里巴巴集团下属的蚂蚁金服的融资。根据毕马威的数据,仅这一笔交易就占到当年亚洲金融科技融资总额的一半以上。

私人资本的涌入导致好几家中国金融科技公司上市。2017年在美国上市的十几家金融科技公司当中有六家来自中国。中国最大在线贷款机构之一“趣店”的IPO融资达到约9亿美元,中国在线保险公司“众安”在香港融资15亿美元。

如此多的资本流向亚洲,以至于亚洲投资者对初创企业的投资几乎与美国投资者旗鼓相当。据《华尔街日报》的分析,亚洲投资者对初创企业的投资占去年全球1540亿美元风投总额的40%,大大高于十年前的5%。仅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就占全球风投的1/4以上,美国投资者则占到接近一半。

但除了成百上千万美元吸引眼球的投资和收购,金融科技对中美两国民众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当前对金融科技的评估必须不仅仅局限于计算财富的创造、用户数量和预测技术潜力。金融科技评估还必须包括衡量它给人们带来什么帮助。我们决不能忘记,在金融科技炒作之外,还存在着人的因素和金融技术所拥有的益处。

对决策者和企业家而言,解决数字鸿沟和利用金融科技力量,其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它们具有提高获取资本的水平和增加金融包容性的综合能力。例如中国两个最大移动支付平台微信和支付宝,它们引以为荣的是自己影响了中国广大的农村人口。阿里巴巴计划到2019年投资16亿美元,建立1000个县级和10万个村级服务中心,帮助农村居民联网并创办自己的网店。据报道,这一计划已经使大约3万个村庄受益。

据中国艾瑞咨询公司估计,2016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的金额增加了两倍,达38万亿人民币(5.5万亿美元)。其中占市场主导地位的是微信支付和由蚂蚁金服运营的支付服务——支付宝。而据全球性公司佛罗斯特研究(Forrester Research)的数据,美国移动支付当年增长39%,达1120亿美元,瓜分市场的主要是苹果、谷歌、三星和PayPal等几个竞争对手。

然而,与金融朝数字化方向转变有诸多好处一样,金融演变对现有商业模式和流程也形成挑战。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威胁,就是技术进步也许只会导致更大的排斥,而不是使金融体系适用于所有人。Mistletoe(一家以初创企业和创业生态系统为对象的孵化器公司)的创始人兼投资人孙泰藏告诉我,他的公司对金融科技的创新力量坚信不移,但公司也意识到,这些技术有可能进一步加剧我们社会中业已扩大的收入差距。他说:“作为企业家和创新设计者,我们需要认识到,在这个日益技术自主的时代,我们在建设一个对所有人保持共情和包容的社会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包容性在全球不平等加剧的时代将是一个关键性问题。在中国不久前举行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宣布国家承诺修改废止“有悖于激励创新”的规章制度,承诺增加高速宽带和免费互联网的接入。可以理解,中国正着眼于推动“数字中国”的发展和扩大金融包容性。扩大获得金融平台和数字产品的渠道,可以使数千万农民、小型创业者和小企业所有者的生活发生巨大改变。

然而人们也担心,如果不加以控制,金融创新也会让这些人的生活向消极方向急剧转变。杰克逊·穆勒就表示,“中国最初对规范创新平台、服务和模式的自由放任态度,导致了点对点借贷平台和数字加密货币使用的无节制增长,最终引发了严重的欺诈和金融危害,进而迫使政府进行干预”。

重要的是,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要让金融科技产生持久的好处,唯有创建并维持一个适当的生态系统,既解决监管者的关切,也让创新者最重要的是让消费者获益。金融科技成功真正的衡量标准不应该是交易的规模或数量,而应该是视野的扩大。这也应当成为美中两国的抱负所在:让金融科技无限的好处向所有人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