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解决朝鲜问题的艺术

2018-05-03
b.jpg
金正恩和文在寅在边境的板门店村举行会晤。

如果我们乐观看待上周有纪念意义的朝韩峰会的结果,那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表现出的积极姿态对朝鲜半岛来说是好兆头。正如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周签订的协议所表明的,这些举措说明双方有望进行持续的多轨对话,更全面地进行南北交流(包括人道主义交往、旅游、家庭团聚和经济发展项目,如重启开城工业园),同时,就无核化的条件与进程、非军事区一带的安全与保障进行有序商讨,并就最终终止停战协定和结束朝鲜战争展开对话。

朝鲜下一个大的外交步骤是它计划即将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举行首脑会晤,大概5月或6月在新加坡或蒙古这样的“中立国家”举行。长期以来朝鲜一直把美国(不是韩国)当作与它对抗的魔鬼,其核计划的目标不是韩国,而是美国。朝鲜领导人认为,美国在韩国和半岛以外的军事力量对其政权的存在构成威胁。朝鲜过去几十年里不断开发核武器,最终在金正恩领导下掌握了核武器,这在今年年初之前把美朝关系推入了制裁、恫吓和拒绝对话的泥潭。

金正恩宣布他将停止核试验,并关闭丰溪里试验场,从而为即将到来的峰会预设了更加富有成效的基调。虽然中国科学家报告说该试验场已经坍塌,一些人因此认为这使金正恩提出的停止核试验打了折扣,但美国网站“北纬38度”的分析家认为,这个试验场仍然可以使用。金正恩表示愿把无核化问题摆上谈判桌,他最近还邀请美韩专家记者届时见证朝鲜核设施的关闭。

金正恩决定会晤外国国家元首,底气当然是朝鲜的核计划在他领导下取得了显而易见的飞速进展。朝鲜自觉有能力坐到谈判桌前,正是因为美国了解其武器所具备的能力,包括核武器和已经证明的远程导弹能力。从金正恩对他的党和军队的讲话可以看出,他对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取得的进展相当志得意满。这些成就不会因为停止试验而消失。

不过,停止试验甚至关闭试验场并不是永久性的。以往的协议或承诺都曾经被打破,如2012年的“闰日协议”,签署才几个星期就成了废纸。同样还有上世纪90年代的“框架协议”,虽然这份协议的解体速度慢一些。在奥巴马和朴槿惠执政期间,朝鲜完全没有与这些政府展开对话的意向。

尽管我们可以借鉴从前美国与朝鲜谈判的经验,但历史的比照(例如上面提到的协议)并没有让我们有足够的信息。因为首先,当时朝鲜并不满足于即有的核能力和军备;其次,当时地区的政治意愿与今天不同。而且金正恩掌权后朝鲜与外界的谈判几乎为零。所以,我们有可能看到朝鲜一种全新的、与金正恩的父亲截然不同的外交风格。金正日当权时期,朝鲜外交官力求迫使对方通过提供援助或放松制裁,来换取紧张局势的缓解。而到目前为止金正恩仍相当与世隔绝,并且完全无视制裁努力。

然而,由于朝鲜过去对美韩无核化目标有保留,对相互交往疑心重重,因此认清未来政治进程的艰难是明智的。首先,正如许多朝鲜问题观察家所指出的,对朝鲜来说“无核化”不仅意味着它要拆除核设施,放弃其武器和导弹系统(按美国的观点),也意味着美国要从韩国和日本拆除它的核保护伞。但据文在寅总统与金正恩会晤后透露,这一次朝鲜并没有要求从韩国撤走美军。这个要求不仅在美国,在韩国许多保守派人士当中也曾经是反复被提及的关键点。

其次,金正日在位时,朝鲜曾试图在两个盟友当中挑拨离间,特别是韩国进步派当政期间,因为进步派更愿意与朝鲜交往。朝鲜一向擅长观察对手的政治意愿,而文在寅和特朗普都非常渴望朝鲜半岛出现改变。不过,朝鲜与韩国之间的举动有可能最终导致首尔与华盛顿关系紧张。如果特朗普对金正恩在谈判中的出价不满意,或者首脑会晤失败,朝韩峰会所确定的措施就可能告吹,从而使美韩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文在寅渴望缓解与北方的紧张,同时增加人道主义交往,上周的协议为实现这些目标提供了路径。对特朗普来说,他是渴望做成一笔交易。特朗普这个“品牌”的内容之一(来自于他进入白宫前在商界和媒体的传统)是当“诱心人(closer)”,包括他骂金正恩是“火箭人”,是对全世界的威胁,穿插其间的,是他表示愿意运用“交易艺术”来解决这场长达数十年的冲突。

最后,中国有战略理由支持朝鲜与习近平、文在寅也许还有唐纳德·特朗普举行一连串峰会。正如阿莉丝·埃克曼所指出的,中国一直试图“在一个后同盟安全框架内重组亚太地区”,而任何使朝鲜半岛向着和平稳定迈出的步骤,都会削弱美国在东北亚地区军事存在的理由。而且短期内,与美国达成包括放松制裁或减少军演的交易,不仅有利于未来朝鲜半岛的稳定,也有利于未来中国与朝鲜的经济交流,这种交流对于北京虽是小买卖,但它却是中国对平壤施加影响力的一个源头,最近日益严厉的制裁已经让中国的这种影响力下降。美国应当好好地理解北京在朝鲜半岛实现和平的战略目标,并在与金正恩举行潜在会晤之前与北京和首尔合作,确保峰会取得可行的成果。

为迎接即将到来的“特金会”,美方谈判代表应当注意,倘若华盛顿的政治意愿仍然是专注于坚守这个前路漫长的进程,那么,放低期待并从以往朝鲜的谈判行为中汲取教训,才有可能导致半岛的持久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