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朝鲜问题 贸易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美贸易战:为什么特朗普是认真的

2018-04-23
a.jpg

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有两种主要观点,大部分商界人士所持的讥讽观点认为,他说的比做的还要糟。他大声抱怨外国特别是中国的贸易行为,抱怨以往的美国总统和之前的贸易协定太软弱,但这主要是为了安抚他的基础选民。到最后时刻,即使没有贸易战威胁,他也会满足于细微的调整或进展,然后把它宣布为一场胜利。

那些在贸易问题上认真看待特朗普的人,包括我,则警告说,特朗普的确是用重新平衡贸易,显著增加美国的出口并减少进口,来衡量成功与否。按照这一标准中国的问题是最大的,它的持续不断贸易顺差现在已经超过3500亿美元。大多数贸易专家都会同意,中国近期内有可能做出的任何让步都不会实质性减少它与美国的巨额贸易盈余。

美国股市似乎也玩世不恭。虽然最初,特朗普宣布500亿和1000亿美元关税威胁以及中国作出以牙还牙的回应,导致股市在一开始的时候出现下跌,但特朗普的经济顾问特别是拉里·库德洛和财长姆努钦出面安抚,似乎又让商界恢复乐观,认为与中国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不大。绝大多数威胁性关税要在几个月后才会生效,而且,据称双方正在进行有可能避免贸易战的秘密谈判(尽管中国否认这一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发表带有明显和解意味的讲话,进一步安抚了美国市场。他承诺降低中国的汽车关税,进一步向外国公司开放中国金融市场。特朗普在推特上对习近平的讲话表示赞许,尽管,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做这种提议,但常常进展甚微。即便习近平所承诺的一切都被兑现,它对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影响也很有限。“那又怎样,”嘲讽者会说。但就像特朗普对叙利亚的空袭,关键不在于切实完成什么确定的事情,关键在于要显得像个实干家。

讥讽者还指出了特朗普最近在TPP上的转变。他在总统竞选期间一再批评TPP,当上总统后的首个动作之一就是退出该协定。现在,其他11个协议国家还在不顾一切推进这项协议,而特朗普突然意识到重新加入协议或许有用场。也许特朗普并不像他那些出格言论所传达的,是一个铁杆经济民族主义者。

不过,特朗普已经把美国带到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峭壁边缘,如果认为他现在会轻易退缩,那是大错特错。他赞赏习主席关于进一步开放中国经济的言论,但却推出了1500亿美元新关税。如果没有明显且无可辩驳的胜利,他是不可能从边缘后撤的。光有和解的言论远远不够。就像他即将与朝鲜举行的核计划谈判,他的时间表是在夏季里迅速行动,而不是进行拖延多年的谈判。

特朗普比从前的总统急躁,原因是他在政治上脆弱。今年,也就是2018年11月中期选举之前,他必须取得一些能与1972年尼克松的伟大举措比肩的重大外交政策胜利。否则,当他的共和党面对选民的愤怒,他会被选民抛弃。包括众院议长保罗·瑞安在内的一大批有势力的共和党议员已届退休,不会竞选连任,他们的人数之多也是前所未有的。他们预计,反对派民主党会有强势表现,赢得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领导的调查取得持续进展的基础上,特朗普面临的前景会是真正的弹劾。我不赞同那些讥讽观点,认为特朗普的目标仅仅是取得肤浅的公关胜利,因为我相信特朗普明白,这些都不足以激励他的基础选民,让他避免选举落败甚至名誉扫地。

如果特朗普不改弦易辙,坚持要求朝鲜放弃核武器,要求中国采取行动大幅减少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那么今年对他来说就是关键的一年。倘若今年不成功,他可能就再没有其他机会了。特朗普下了战书,他把一个巨大的贸易威胁摆上台面,这比历任总统的举动都更大胆,更激烈。它是一场高风险赌博,如果有丝毫退让,就会把弱点显露出来。

从广义上讲,美国与中国的争端是两大类:旧经济和新经济。旧经济纠纷与中国钢铁、铝和纯碱等行业的产能过剩有关。美国和其他外国生产商认为,通过退税、基础设施补贴和信贷等形式,中国企业获得了不公平的补贴。这类补贴并不全是中国独有的。况且几个世纪以来,即使没有政府干预,资本主义的每一场危机也都出现产能过剩和价格战,比如19世纪60年代宾夕法尼亚州的石油热,以及19世纪后期内战之后铁路的繁荣与崩溃周期。让WTO等机构处理这些问题有难度,因为WTO规则错误地假定,像这样的问题只会来自政府行为,而不会来自私人力量和资本投资的周期性。自从邓小平推行“市场社会主义”以来,由于经济力量分散,中国的情况更加复杂。对于许多投资决策,地方政府比北京当局更积极,但也多少有点各自为政。即使没有政府的干预,垄断力量和偶发的不平衡也会使贸易争端永远存在。

“新经济”争端也许更棘手。中国希望严格管控作为重要沟通——坦率说还有间谍——工具的互联网。为此,中国试图迫使企业共享技术和专有代码,确保中国政府有后门,但又不留后门给外国入侵者。中国还对互联网公司获得的海量数据感到担心,并担心这些公司或外国政府会用这些数据做什么事情。这是一个与经济竞争同样重要的政治权利问题。最近在美国,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2016大选的丑闻凸显了这种危险。有鉴于在美国发生的事情,美国关于保护企业隐私和让中国开放市场准入的辩解,听上去就变得更加危险了。

中国政府在许多有争议问题上停滞不前是有重要原因的,其中包括中央政府无法强迫所有地方政府贯彻它的意志,以及中国官员自己对于潜在间谍和颠覆活动的不安全感。人们无需感同身受也能明白,让北京对许多重要争议问题让步并不容易。特朗普有可能竭力推动对方做出重大让步,但中国也会拒绝他想要的大部分东西。其结果很可能就是打一场两败俱伤的贸易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