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宿景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

特朗普达沃斯演讲发出贸易战动员令

2018-02-12
S5.jpg

黑格尔说过,当看到一位骑士策马狂奔时,重要的问题是他从哪里来,向哪里去,而无需在意马踏飞溅的花泥。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6日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演说,内容很丰富,但主要思想只有两个,一个是强调他执政一年来的成就,以证明其政策正确。特朗普盛赞美国经济一年来的表现,称经济增长强劲,股市屡创新高,商界、消费者和经济信心都是数十年来最佳,“世界正见证一个强大和繁荣的美国重新冒起”,美国经济已重新焕发竞争力,现在是到美国投资“前所未见的时机”。

另一个是发出动员令:美国将要打贸易战,要求各盟国跟随!特朗普猛烈抨击“掠夺性”的贸易行为,批评部分国家滥用制度,以邻为壑,扭曲市场,使“自由和开放的贸易”无法实行。他强调说,自由贸易需要“公平”和“互惠”,美国将不再容忍窃取知识产权、强迫科技转移、企业补贴和国家领导的全面经济规划等“不公平行径”。

通过经济指标看经济情况,是过去的事情,是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思1958年发表《丰裕社会》的时代。当前美国经济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各项经济指标好,并不意味着实际经济情况好。在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的各项经济指标也显得很好,但越来越多的民众经济情况却变差,贫困增加,家庭实际收入下降。特朗普执政一年来,这一趋势毫无改观的迹象。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去年12月15日发表报告,痛批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掌控的国会刻意扭曲美国社会形态,企图把美国变成“极端贫富不均的世界冠军”,让美国成为“全球最不平等的社会”。报告说,美国有14%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将近一半“极贫穷”,穷人家的孩子几乎没有机会脱贫,社会流动性在发达国家中倒数第一,意味着“美国梦正快速成为美国幻影”。报告指出,美国的社会贫穷和贫富差距是多年政策累积的结果,但特朗普的税制改革和削减福利的计划,将使情况更加恶化。

美国经济问题根深蒂固。约翰·肯尼思·加尔布雷思之子、得克萨斯大学经济学家詹姆斯·加尔布雷思十年前发表的《掠食者国家》一书,言辞尖锐,直指时局。加尔布雷思认为,今天的美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包罗一切的中产阶级“乌托邦”,美国资本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既不是良性的市场竞争,也不是资本与劳动之间的斗争,而是“掠食”。美国已经落入到了一个富裕的、控制着政府的“掠食者”阶级的手中,他们掠走了应当属于劳动阶级的成果。“掠食者”阶级不是富裕阶级整体,许多其他的富裕阶级反对它。在这个“掠食者”阶级内部,金融精英是最冷酷、最有影响力的一个组成部份,他们通过各种各样的复杂的金融机制,通过信贷、债务杠杆、收购和兼并,将整个“掠食者”阶级联合起来,并分配所获得的巨额收益,而工人、农民和工薪阶级生产的价值,却变成了投机性金融工具的基础。每一笔大规模的金融交易,都会使金融资本变得更加强大,并控制更多的经济活动。

十年后的今天,美国作为“掠食者国家”的这一特征更加清晰了,这也是美国国内民粹主义情绪高涨的重要原因。而特朗普反复强调的“美国优先”政策,则进一步削弱了美国的公信力。盖洛普1月19日发表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全球134个国家中,只有30%的受访者肯定美国的领导能力,比奥巴马任期最后一年跌了近20个百分点,是十余年来最低的。加拿大对美国的支持度从去年的60%陡降为20%。多数国家不认同美国的领导地位,对美国丧失信心。

外交是国内政治的延伸,将国内复杂的经济问题简单地归咎于外国的“不公平竞争”,是美国的一贯做法,因而,对于特朗普发出的动员令,应当严肃地看待。特朗普1月23日已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针对从中国进口的大型家用洗衣机和太阳能板征收保护关税,对中国开了贸易战的第一枪。除征收巨额关税、实施贸易配额外,美国还有其他各种打贸易战的方式。也许美国的贸易战不会是全面的,是有限的,但至少对于中美贸易而言,2018年注定会是一个不平静的年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