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不知所谓的美国税改

2017-12-13
S4.jpg

美国国会似乎打算在2017年结束之前通过重要的税收改革法案。我们不确定该法案的最后词语,因为参众两院还没有就它们各自通过的两个不同版本进行协调。笼统地讲,2017年税收的方案大幅削减了对企业和美国富人有影响的税率,而对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纳税人的减税幅度极小,甚至有所增加。共和党人认为税改是合理的,他们辩解说,降低企业税会带来新的招聘和更高的经济增长。然而,美国企业更可能做的并不是进行生产性投资,而是偿还它们的债务,以及利用新的现金流增加股票回购。

参众两院的税改法案虽然有所不同,但都提出把公司所得税名义税率从35%大幅下调至20%。那些支持降低公司税率的人,当他们声称美国是世界上公司税负最重的国家时,总是会提到这个35%的名义税率。不过,美国公司的实际税率其实要低得多。对财富500强公司中258家赢利企业的研究发现,利用各种抵免和税法漏洞,它们的平均税率只有21.2%,比新税率高不了多少。(非赢利企业不交所得税,因为所得税是对利润收税)。事实上,在八年研究期间,这些公司当中有100家至少都有一年完全没有交税,另有8家在整个八年当中完全没有缴纳过所得税。

1950年以来,公司在美国税负中所占的百分比已经下降大约20%,造成这个缺口的原因是个人税负增加了。只能说,美国的税收制度对企业不算过于苛刻。所以,认为就业和经济增长受制于负担沉重的税收制度,让人难以信服。虽然美国的CEO们非常乐意接受现金派发,但他们对事实真相还是心知肚明的。在最近一段让人诟病的视频中,一屋子的CEO都不愿保证说,如果拟议中的税收法案被通过的话,他们会增加资本性投资。

公司税率变更的第二个主要方面,是涉及对境外利润的征税。多年来,为了避免在美国纳税,像苹果这样的公司一直拒绝把它们的海外利润汇回国内。这种策略的结果之一就是,美国公司在爱尔兰等避税天堂留存了大约3万亿美元。首先,新税制将通过14%的极低税率,让这些收入自动“回流”到美国。其次,也许更重要的,是法案提出采用属地税制,免除美国公司在境外子公司的利得税。讽刺的是,据说这种改变将使“美国的工作回归”,然而,新税制实际上会鼓励离岸外包。接下去,美国税法会带来一个巨变,那就是,从事实上不对境外利润征税,变成法律上不对境外利润征税。

这种变化将产生国际溢出效应。从某种程度上看,美国对国际投资者会更有吸引力,但变化程度和投资方向都有待观察。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属地税制度会进一步鼓励其他国家展开税收竞争,因为美国企业将不再假设自己会因为美国税率与当地税率有别而付出代价。不过,总部设在其他国家的公司不太可能把它们的税收负担转移到美国。虽然美国的有效税率会很低,但不可能低到足以与爱尔兰和开曼群岛这样的税收天堂竞争。

也因此,税收法案不可能对美国在中国的外包生产有太大影响,实际上它可能更激励在海外市场经营的美国公司把收益再投向当地经济,无论是扩大生产,还是简单投入当地金融市场。随着中国放宽对外国投资者的限制,以及中国正从前两年的大规模资本外流中复苏,这反有可能成为美国投资中国企业的新动力。

正如我在别处指出的,增加在美国投资的最主要障碍不是税收,而是资本过度积累导致新生产性投资的利润预期过低。这也是苹果、谷歌等赢利大企业握有大量未投资的现金的原因。减税可能会刺激股价上升,让企业的债务负担略有减轻,但不可能带来可观的就业增加、经济增长或离岸外包减少。事实上,税收法案最重要的国内影响将来自多处细节性规定,例如惩罚性地增加民主党地盘的税收,取消一些受欢迎的针对家庭的税收抵免。

虽然2017年税收法案是一场逆向的再分配运动,但它并非独一无二。几十年来,美国两党推出的减税方案都承诺要实现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然而都失败了。此次法案的起草者们无疑知道这一事实,但他们却热衷于为自己的赞助者制造某种形式的胜利。这种明目张胆地馈赠的政治成本共和党是否负担得起,我们还得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