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式资本主义与中式资本主义的失调

2017-04-20
S1.jpg

在HBO影片《大而不倒》中,美国前财长汉克·保尔森前往中国参加2008年8月8目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美国的抵押贷款泡沫开始破灭。宴会上,一位中国官员俯身告诉保尔森,俄罗斯人前来商议,希望倾售在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投资,联手削弱美国经济。保尔森不安地问中国人,是否接受了俄罗斯人的建议,中国官员回答说,他们“有礼貌地回绝了”。

简单说就是,它抓住了我们这个时代三个地缘政治大国——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的变化。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初在海湖庄园举行会晤后,对美中关系出现螺旋式下滑的最坏担心减轻了,两国元首虽然有分歧,但他们还是能够建立起工作关系和重要的沟通渠道,特别是在朝鲜问题上。

经济方面,特朗普总统暗示,只要中国管住平壤的行为,他就大有商量余地。所以,中国被帖上汇率操纵国和被加征高关税的威胁减轻了。与此同时,美俄关系的气氛却越来越糟。在据认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使用化学武器对付平民后,俄罗斯仍不放弃对他的支持,俄美双方似乎都同意,目前两国关系是有史以来最糟的,甚至不如互不信任的冷战时期。

为什么美俄中战略三角会出现这样的起伏变化?特朗普的竞选言论明显与之相反。他抨击中国的贸易及其他地缘政治诉求,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的听众美国和俄罗斯没有理由不和睦相处。

原因很简单,美国与中国的各种政治经济关系深深地相互交织,而俄罗斯只是国际经济秩序中的直接战略竞争对手,是一个自然资源出口国。在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尤其是它的自由主义经济基础中,俄罗斯不像中国那样利害攸关。

但对俄罗斯来说就不同了,美国经济崩溃也许是扩大势力范围的潜在机会。而对中国来说,这会是灾难,会损害自己的经济福祉,威胁中国共产党执政。美中经济的深度融合意味着两国无论怎样都必须和睦相处。

这不是在谈两国的严重分歧和面临的挑战。和俄罗斯一样,中国也试图建立地缘政治势力范围,并拥有对地区内其他国家重要决策的否决权。而中国实践的是某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即中国式资本主义,它在经济管理上有别于美国所倡导的自由理想。

然而正是这种形式的资本主义,把两个经济大国如此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如果认为,中国经济是受国家控制的,那未免目光短浅。中国式资本主义的表现在于,它独一无二地结合了自上而下的国家协调,与自下而上无比灵活的网络状资本主义(network capitalism)。因此,中国有极具创业性的、与全球成为一体的私人资本主义成份,其中包括中国本土企业,如阿里巴巴和吉利;大量的海外华人公司,如富士康;深度介入的诸多大型美国公司,如沃尔玛、通用电气、苹果。

这些可以称为权宜性联姻,但关系如此之深,如果“离婚”,会导致上世纪30年代以来规模最大的全球性混乱。让人欣慰的是,双方似乎正在相向而行,“习特会”打下的基础是双方都愿意先舍后得。

与深化经济关系有关的地缘政治合作新议程已经出现。中方释放了开放信号,提出一些市场开放措施,以解决美方在经济上对巨额贸易逆差和美国就业损失的担忧。随着关系的改善,就连陷入僵局的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也有望重启。该协定将加强两国关系,解决困扰双方的一些基本经济顾虑。

未来几年,中美两国还会继续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诸多历史事例昭示,崛起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竞争往往以暴力结束。固有的结构性压力,有可能使中国式资本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的深度融合成为一种非常紧张的关系。不过,两国金融、经济的一体化程度已经超过了史上任何崛起大国和守成大国,它可以让特朗普和习近平成功地穿越险滩。到目前为止的有关迹象,已经让人产生了谨慎的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