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习特会”为美中贸易新现实主义铺路

2017-04-12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说他与习近平主席在海湖庄园建立了“友谊”。但美国对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军队的导弹袭击给这次会面蒙上阴影。显然白宫希望一石双鸟:告诉阿萨德是谁掌握着一切,告诉习近平如果中国不果断调停,朝鲜有可能面临着什么。

S1.jpg

在这个过程中,地缘政治影响了会议的经济议程。自从去年12月,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访问特朗普大厦并谈及中国的核心利益以来,情况一直在演变。一天后,特朗普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了电话,这说明过去几十年来的“一个中国”政策已经被当成了讨价还价的筹码。

双方经过语言上的针锋相对之后,华盛顿和北京开始努力缓和紧张关系,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和特朗普的女婿兼高参杰拉德·库什纳打通了一条替补通道。2月,这些努力导致特朗普出来重申“一中”政策。3月,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斯访问北京,他表示美中关系的基础是“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批评者们把这称为绥靖的标志,而乐观者则认为这是双方新的互相开放。

确实是利害攸关。自从邓小平实行经济改革以来,美中商品贸易额从1979年的20亿美元增加到2016年的5790亿美元。今天,中国是美国第二大商品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最大的进口来源国。

白宫存在分歧

竞选中,特朗普威胁要对和美国有巨额贸易盈余的国家征收35-45%的进口关税。在白宫,他的团队已经调整了10%的关税。为表达决心,特朗普的贸易战将们——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贸易顾问兼前CEO丹·迪米科、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已经遴选出与美国有巨额贸易顺差的国家。2016年,居赤字榜榜首的是中国(3470亿美元),其次是日本(690亿美元)、德国(650亿美元)、墨西哥(630亿美元)和加拿大(110亿美元)。

实质上说,特朗普对双边赤字的痴迷是重商主义时代的遗物。历史上,美国的贸易赤字始于上世纪70年代,而不是中国崛起的21世纪。况且这些赤字是多边的,不是双边的,在亚洲它们已经存在40多年,最初是对日本,然后是对新兴工业化的亚洲四小龙,最近是对中国和亚洲新兴经济体。但由于特朗普靠着他的重商主义言论赢了大选,他必须让人感到赤字方面的进展。

在海湖庄园,特朗普与习近平会面的同时,美国内阁官员们也在与中国部长们举行会谈。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带领的经济团队周五举行了早餐会,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参加了一个贸易会议。这是一出高盛的大戏,科恩是这家投行的前总裁,姆努钦是它的前对冲基金经理,二人都支持对华采取强硬但更加合作的态度。

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是,白宫顾问们因为内斗已经分裂,其中一方(纳瓦罗、迪米科)是特朗普主张采取积极措施在贸易上挑战中国的顾问,另一方(姆努钦、科恩)则偏爱温和的调子。虽然同情贸易上的鹰派,但罗斯本人更倾向于温和派。与特朗普一样,他们非常清楚,短期内赢得的贸易战很容易被双边关系中的长期摩擦毁掉,从而损害美国重要的财政、货币、国防和安全利益。

迈向双边投资协定

直到2015年,美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中只有1%在中国。但情况在发生变化。2008年美国在中国的投资达到200多亿美元顶峰,此后每年一直停留在120亿到150亿美元之间。而同一时期,中国对美投资从几亿美元飙升到2015年的150亿美元,2016年更增加两倍,达450亿美元。

为扩大在两国的投资机会,2008年以来,华盛顿和北京一直在就双边投资协定(BIT)进行谈判。最初的目标是在奥巴马总统第二任期结束前达成协议,但他的地缘政治把戏损害了投资意愿。

同中国2001年成为WTO成员类似,中国寻求与美国达成BIT也会获得国内的好处,它有可能加快中国大陆的经济结构改革,而且它十分契合习近平主席的中期目标和中国的经济再平衡努力。

被讨论的潜在双边方案还有中国对美国基础设施的投资,包括桥梁、公路和机场。北京对这一前景兴趣颇浓,但特朗普政府还需要把这个想法与它的“购买美国货”教义相协调。

BIT肯定会促进对两国的投资,也会给特朗普的基础设施计划提供支持,不过特朗普政府必须把它塑造成一个不会导致美国的工作被外包到中国的贸易协议。

走上妥协道路

此次峰会之前,白宫希望习近平主席能以某种方式解决特朗普对美中贸易赤字的担忧。例如,北京承诺减少过剩的钢铁产能,但中央政府仍未大规模关闭工厂。相反,依赖工厂税收和就业的地方政府仍然维持着相当高的生产水平。

如果这问题用闭门的方式来解决,中国谈判代表可能会向特朗普的顾问们保证说,大规模的工厂关闭已经列入议事日程,但这很可能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秋季会议召开之后才会发生。

在中国和美国,艰难的经济改革都需要政治上的共识。

就像里根政府上世纪80年代对待日本一样,特朗普政府可能也希望达成一个中国“自愿”限制生产和出口的协议,以履行它对有关生产能力过剩和缓解贸易紧张的承诺。但中国既不是日本,在亚太地区也不像日本那样依赖美国的军事同盟体系。而且,美中贸易所涉及的不仅仅是汽车和电子消费品。因此自愿约束对中国的诱惑力十分有限。

经过海湖庄园两天的峰会,美国和中国宣布了一个百日计划,以改善紧张的贸易关系,促进两国之间的合作。特朗普的谈判代表称,首次“习特会”的特色是产生了“积极的”化学反应。

有报道说,中国将为美国金融业的投资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条件,同时将结束实行了近15年的美国牛肉进口禁令。华盛顿希望北京降低高达25%的汽车进口关税,而北京希望华盛顿放宽对中国的先进技术销售限制。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正准备一份行政命令,调查外国公司的倾销问题,这有可能导致关税上调,而钢铁和铝会是调查的目标。

这种让步算是双边关系取得的温和进展,商务部长罗斯认为,双方同意加快贸易谈判,调整双边失衡问题:“这也许是心怀奢望,但它是讨论进程中的一个巨大变化。”

对话很重要

“习特会”举行前,一些人认为它不成熟,有可能破坏近来双边关系已有的进展。其他人则认为峰会是一个机遇窗口,不应该被错过,就像2013年在加州举行的庄园会晤。当时奥巴马拒绝了习近平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

简单的事实就是,如果不为稳定美中关系而作出努力,双方的攻击性言论就有可能让40多年来的双边正常关系脱轨。正如习近平在海湖庄园所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这就是“习特会”的成功之处。虽然存在分歧,但它为持续的对话和潜在的妥协铺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