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中贸易关系正走向深渊吗?

2017-02-06

贸易摩擦对于美中关系并不新鲜,多年来时好时坏,但它一直受控于足够的智慧,以避免大的崩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掌权,这一切似乎要变了。他是经济民族主义者,在他看来,贸易是零和游戏,而美国将成为对华贸易战的“赢家”。

S2.jpg

中国在对美双边贸易中有巨额盈余,这让特朗普相信,靠恫吓和增加贸易限制,美国掌握着迫使中国改变其行为的巨大杠杆。特朗普支持被形容为“授权搞事情”的挑衅性做法,但这是对80多年来美国贸易政策正统理论的重大背离,还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毁灭性打击。

自从19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后老布什政府选择对华接触而非遏制的政策以来,美国的政策就一直在两大利益集团之间玩平衡。

其中一方是美国的进口竞争型行业和劳工组织,它们试图阻止中国出口商对美国市场的渗透,要求用关税、配额和其他政策消弥其对倾销、补贴、汇率操纵、知识产权剽窃、强迫技术转移和滥用劳工与环境等中方劣等行径的担忧。

另一方是美国的跨国公司和出口商,它们偏爱更加谨慎和不那么对立的措施,它们喜欢的想法是,在中国探索自身道路参与融入全球经济的过程当中包容它。这些团体反对有可能危及美国进入中国市场的政策和行动,认为对华贸易也符合美国进口产品消耗行业和美国消费者的利益。

美国的政策通常是这些观点的折衷:欢迎中国融入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公司和产品与所有其他国家一视同仁,但美国的产业可以求助于贸易补救法和特殊的专门针对中国而设立的保障措施,美国政府在必要时还可以向WTO申诉。此外,随着关系的演变,两国可以进行各种双边对话,讨论解决那些难以避免的问题。

大体上,这一模式相当有效,它取得了经济上的好处,并确保贸易摩擦永远不会酿成一场大火。但情况从2009年开始变了。

一方面美国经济陷入深度衰退,一方面中国经济仍以每年接近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制造商和出口商,并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美国的专家和决策者开始怀疑,美国的全盛时代是否已经结束。许多人想知道,美国哪里出了错,而中国又做对了什么。一些人提出美国应当效仿中国的产业政策,另一些人则后悔美国默认中国的崛起,希望更严格地执行贸易规则。

与此同时,一向主张接触的在华美国商界人士,也开始表达在中国日益遭受歧视的深深怨气。在华美国商会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确认,保护主义抬头、缺乏监管透明度、规则适用不一、偏袒本土企业等问题正越来越严重。该商会的另一份报告则揭露了中国的“产业政策圈套”,以及中国政府打算“借用”西方技术来打造国家冠军企业。

这些报告的公布及相关反应,最终削弱了美国跨国公司希望美国采取包容与宽容政策的热情,促使美国政策朝更具有争议性转向。

奥巴马总统上任之初,就根据曾被小布什总统拒绝启用的一项美国法律规定,授权对中国轮胎征税。这一行动引发中国在WTO的抗议(最后它还是输了),中国采取了针对美国鸡肉、汽车等产品的大量“报复性”贸易补救行动。

美国对所谓“非市场”经济体(如中国和越南)适用的抵销性关税(反补贴),是由行政机构明确授权的。奥巴马任总统期间,美国产业界针对中国不公平贸易的备案数量之多创下历史纪录,美国在WTO投诉中国的次数增加了五倍,中国购并美国公司受到比以往更严格的审查,一些交易被阻止,另一些交易因被迫撤资未能完成。在奥巴马政府支持下,国会采取了非常措施,禁止美国政府机构采购和使用中国的电信产品。

中国政府也没有坐以待毙。在胡锦涛主席和其后的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一系列新的法律出台,其影响也波及到外国投资、竞争政策和网络安全。美国企业受到骚扰、被要求提供繁复的文件、商业机会被拒绝、被迫交出商业机密和加密密钥,诸如此类的报道成为家常便饭。

两国政府一直未能就双边投资协议达成一致,以及其他谈判陷入僵局,这些都让人们更加认定合作已经变得无比困难。

2016年伊始,大选年常有的反贸易言论比以往更加尖锐。中国贸易政策受到竞选双方和各个政治派别的攻击。一篇爆炸性学术文章的发表,刺激了公众舆论对用更对抗方式应对中国贸易政策的呼声的支持。人们认为这篇文章所揭发的,是中国的贸易行为就是美国劳动力市场受到大破坏的元凶。

奥巴马政府在WTO对中国提出4项新的诉讼,美国商务部针对中国的出口商启动了24起新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中国仍然采取了自己的贸易补救措施,并于去年12月12日向WTO起诉美国,控告对方拒绝授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而这是美国在中国加入WTO后最迟15年内应该做的事。

尽管有这些贸易争端,尽管双边紧张关系加剧,但在奥巴马任总统期间,这种关系并没有跨过边缘。但是,有一位口口声声要赢得贸易战的新总统,以及一个发誓决不让步的中国政府,越过边缘滑向深渊看来只是时间问题了。

特朗普威胁说,要单方面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45%的关税,以便纠正所谓的汇率操纵——一个完全荒谬而过时的指控。过去10年里,中国并没有干预市场压低人民币汇率,面对猖獗的资本外逃,中国反而在努力支撑人民币币值。

但是仍然存在着大量有可能成为催化剂的其他摩擦。对在华美国企业的歧视、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偏袒、大规模的行业补贴、剽窃知识产权、网络间谍行为、美方对中国在美购并实行更严格审查、美国对中国电信公司的歧视、美国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所有这些都是中美关系中的争论焦点。

就像一辆缓缓滑行的残破列车,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却无法让它停下来。事实不再重要,深思熟虑不再需要,我们不再能假设更冷静的头脑会占上风。曾经避免双边关系脱轨的护栏和紧急制动已然失修。无处可去,只能滑向深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