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中国面对委内瑞拉景况日下的反思

2016-10-06

委内瑞拉的危机又出现高潮,这次问题是中委经济关系。新状况意味着在这个南美洲国家经济下滑,民粹主义政府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时候,它的长期靠山和支持者正力求减少损失。

S6.jpg
委内瑞拉的危机又出现高潮。

在最近《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中国反思与摇摇欲坠的委内瑞拉结盟》中,作者卡亚尔·维亚斯称,中国的使节、商家和侨民都算定继续支持委内瑞拉的风险远大于收益。

对事实求是的人来说形势一目了然。首先,经过近20年的经济政策失败、管理不善、贪污腐败和公帑私用,该国经济已被摧毁。这个拥有世界最大石油储量(2984亿桶)、曾经是全球最富之一的国家,把中国慷慨的贷款和石油收入全都挥霍在充满政治企图的计划上,去收买国内最穷人群的选票。

今天委内瑞拉的外汇储备估计不到110亿美元。除了拖欠1000亿美元政府和国有石油公司债券,该国很可能还拖欠中国200亿美元债务。国家债券的交易价极低,据《金融时报》报道,其2022年基准债券目前收益率为33%。相比之下,经济正放缓的巴西政府债券收益率为12%,哥伦比亚为7%,墨西哥和秘鲁约6%,智利为4%。

而且,去年委内瑞拉经济估计下降了6%,预计今年下降10%。通货膨胀率达到惊人的700%以上,不过政府拒绝承认这是由于它增发不值钱的玻利瓦尔。全球油价下跌给这个几乎全部出口收入和一半政府收入都依靠石油的国家带来灾难性打击。

S7.jpg
恶性通胀摧毁委内瑞拉经济,民众被迫跨境抢购物品。(选自:搜狐财经)

《华尔街日报》文章以及《金融时报》消息都提到,今年至少有三位反对派控制的议会成员访问过北京,以争取一旦过渡政府取代无能的马杜罗政权,两国能重新进行偿债谈判。由于食品和电力不足,基本生活用品和药物匮乏,委内瑞拉人对马杜罗的支持明显缩水。《经济学人》(2016年9月10-16日)登载一篇关于马杜罗的文章,标题是《缺少魅力的查韦斯》。政府唯一的回应就是指责有人故意破坏经济,并通过更多的逮捕和拘禁加强对反对派的镇压。

其次,委内瑞拉治安恶化,而且已经影响到外国人。这个国家拥有世界最大石油储量,可悲的是它的谋杀率却是世界第二。高谋杀和绑架率现在也瞄准在委内瑞拉的中国人,其中既有中国公民,也有在这个南美国家生活的20万委内瑞拉华裔。在首都加拉加斯等大城市生活和访问的亚洲人,特别是中国人,现在成为犯罪分子的目标。为此中国大使馆向中国公民发出警告,呼吁他们不要独自和夜间外出。

据报道,鉴于治安形势,以及委内瑞拉经济危机使不少项目暂停或取消,一些中国公司正将员工转移到哥伦比亚和巴拿马。

尽管中国官方没有公开承认债务偿还、投资失败和治安形势方面的不妙,但中国行动上却是另一番情形。不再有新的贷款,最近只向委内瑞拉运去一些卡车,用于解决交通问题,缓解当地的食品短缺。

S8.jpg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

中国现在面临的正是其他国家遇到过的问题。曾几何时,美国和加拿大投资者眼睁睁地看着查韦斯民粹主义政府将他们的资产国有化,他们在拉斯克里斯蒂那和拉斯布里萨斯的金矿血本无归。几乎一夜之间,查维斯就将PDVSA(国有的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完全国有化,并开始把它当成社会支出的摇钱树。全球资本市场最后的回应是让委内瑞拉债券成为垃圾。委内瑞拉有长期拖欠贷款和债务的历史,这使对它的投资风险颇大,而现政府注定更加不堪。

如今中国给委内瑞拉的各类贷款达600亿至700亿美元贷款(约等于中国开发银行海外贷款的三分之一),鉴于查韦斯和马杜罗政府的失败,大规模削减贷款已再所难免。据路透社报道,石价下跌也打击了委内瑞拉偿还中国债务的能力:

“根据PDVSA的2014年财报(这是所能得到的最新资料),当年委内瑞拉每天向中国输送63万桶石油和燃料。路透社根据PDVSA公布的信息推算,这些货物中45%是用于还债,其余才由PDVSA收取现金。”

一方面,全球油价下跌意味着中国用更少的钱购买委内瑞拉石油,但另一方面,这也导致委内瑞拉难以偿还其他债务。这个国家处境艰难,无法获得急需的外国商品,如医药和食品,也没有可靠的美元储备来支付这一切。

委内瑞拉长期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就是未能利用贷款来实现收入的多元化。正如一些经济民族独立主义者一直批评谴责的,委内瑞拉仍然是石油出口依赖型国家。

现在看来,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人士正在重新审视风险环境下的投资。问题不在于中国慷慨的贷款、信贷和投资,真正的问题在于没有利用这些资金建立起一个有效的、更有活力的经济。

之前的政策成本被证明是灾害性的,而今天委内瑞拉领导人似乎变本加厉,有报道说,城市居民被送往乡下,去种国家无法再生产或进口的粮食。更奇怪的是,马杜罗似乎正接受西班牙教授阿尔弗雷多·塞拉诺的经济建议,并把他称为“经济学的耶稣基督”。塞拉诺是西班牙强硬左派政党“Podemos(我们可以)”的支持者,是《雨果·查韦斯经济思想》一书作者,毫无经济政策管理经验。他支持更激进的政策,甚至反对委内瑞拉资助的“南美国家联盟”向马杜罗提出的稳定计划。

看来会有其他人最后收拾委内瑞拉的残局,也有人可能赚到便宜后离开,如果够幸运的话。如果从顾问能看出端倪的话,到目前为止,马杜罗无望的经济战略似乎是在向波尔布特讨教城市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