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美国大选与贸易战

2016-08-25

美国大选一直是世界市场关注和投机的目标。今年的总统选举让人看得倍感担忧,因为两党候选人都在利用保护主义情绪。这种情绪自从上世纪80年代人们将美国经济的低迷错误地归咎于日本,之后并不多见。

S4.jpg

唐纳德·特朗普被提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际,全球都在担心:公开支持保护主义的候选人一旦当选,会推出一系列反自由贸易措施。 全球市场对特朗普的获胜前景极其关注。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先生的竞选活动(一度与他并驾齐驱的还有同样信奉保护主义的伯尼·桑德斯)围绕经济问题及解决方案出现巨大争议。希拉里·克林顿,她的丈夫签署了北美自贸协定(NAFTA),如今她也在趟保护主义浑水,尤其在那些收入下降、就业受损严重的“锈带州”。

特朗普先生在美国边缘阶层选民中获得了重大胜利,这个阶层的人相信,美国经济看上去停滞,是因为存在“糟糕的贸易协定”和洪水般的移民。分析美国经济超出了我们的范围,但有一件事最是清楚不过:制造业及其他产业部门大量工作岗位的丧失,更多是由于技术进步,而不是贸易或者移民。

导致钢铁、汽车以及众多20世纪工作岗位减少的,主要是机器,而不是墨西哥人。海外较低的成本无疑有竞争优势,但没有哪个真正的经济学家会建议降低美国工人的工资,或者为了让美国蓝领就业逆势复兴,而阻挠能够切实增加产量降低成本的技术进步。

特朗普先生对NAFTA等贸易协定的反对,以及他本人对墨西哥人的谴责,让整个西半球感到了寒意。

S5.jpg
特朗普(资料图)

毕竟,NAFTA不过是太平洋联盟这类贸易协定的一个蓝本,后者是包括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和秘鲁在内的开放市场。这些拉美最繁荣经济体所在意的,是不断加强与美国和全球市场的联系。这些协定提供了新的市场和投资选择,更关键的,是它提供了重要的竞争与创新举措,避免经济因为人力和资源的浪费而陷入困境。这些市场导向国家的中产阶级,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是美国软件、电脑、电信技术、金融服务、汽车、飞机和其他产品的消费者。

把拉美产品拒之门外,是特朗普鼓吹重新进行贸易谈判的内容之一,它会给诸多苦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西半球国家造成致命一击。中国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贸易中所占份额越来越大,但与它们的对美贸易相比,却只是小巫见大巫。2014年,美国与拉美地区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额为1.8万亿美元。相比之下,在中拉贸易当中,拉美对中国的出口为1120亿美元(相当于拉美地区GDP的2%),其中主要是大宗产品;拉美从中国的进口为1450亿美元(相当于拉美和加勒比地区GDP的2.5%),其中主要是制成品和石油精炼产品。

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美国与南方邻国拥有更久、更复杂的贸易与投资关系。贸易战将给美国的出口以及商品和原材料的进口带来负面影响。

对墨西哥这样的国家来说,北方邻国是其最大市场,外来投资数十年来帮助它实现了最有效的扩张。特朗普明白声称,他将对外包制成品征收35%-45%的关税。这会是一场恶梦。

S6.jpg

如果非法移民的确是当今的一大问题,那么人们只需想想,边境以南那些加工厂、客服中心和其他制造厂关门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吧。最近几年,移民到美国的人数减少了,这部分是由于美国经济增长缓慢,同时也是因为墨西哥自己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对来自墨西哥的进口商品发起贸易战,最终将给美国带来灾难性后果。

当然墨西哥也担心,特朗普提出的打击非法移民,会危及它每年来自境外的240多亿美元家庭汇款。《福布斯》的一篇文章称,“这比石油收入对墨西哥经济的贡献还大,相当于巴西这种体量国家近一半的外来直接投资(FDI)”。

更严重的威胁,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它会给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带来更严重的破坏性影响。中国贸易顺差引起大量无知的喧嚣,在特朗普及其拥趸们看来,中国将在一场零和游戏中居下风。但事实上,中国制成品运抵美国港口,折算成美元后,是拉低了物价,提高了美国消费者的购买力。

过去十年,中国通过大量持有美元支援了美国的国债发行。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有助于利率保持在低水平,而美元本身在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过程中回流。飞机、汽车、电脑、学术机构以及这些领域中无数的高技术和高薪工作吸纳了这部分美元,为以美国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优势为基础的生产创造了强大而充满活力的市场,更不要说美国规模可观的金融服务业了。而贸易战会严重损害美国在这些领域巨大的生产优势。

美国教育体制是传统大规模生产时代的产物,已经越来越无法适应新的信息化经济,今年的政治辩论非但没有探讨改革这一体制的必要性,反而集中于让重污染工厂和铸造厂的蓝领就业的罗曼蒂克愿景。这是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反向”。真正的辩论,应该包括如何改变教育,使之融入新经济。然而人们将不满和怒气全部转向了移民和外国人。

贸易保护主义的多数愚见,都是典型的传统零和思维和政策。这些政策的后果是自作自受。选战期间,错误经济政策可能带来的意外后果,是无法靠两分钟的新闻短播或保险杠贴纸说清楚的。把事情归罪给移民或外国人则容易得多,因为这两类人都不会去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