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为何美国退休者与家庭应欢迎中国投资

2016-05-26

在2012年总统竞选中,对华贸易短暂地成为了一个选项。巴拉克·奥巴马和米特·罗姆尼指责彼此对北京态度过于懦弱。不过选举后,奥巴马政府悄悄地搁置了这个话题。

如今,唐纳德·特朗普瞄准了对华贸易逆差,并承诺会“迅速地”将其“消除掉”。他同时还提议向中国进口产品征收45%关税。这一行为将惩罚美国消费者,违反国际贸易规则,并引发一场贸易战。

贸易逆差仅仅是一个将民间交易累加起来的会计学构想,而且理论上来说,人们应该更喜欢进口而不是出口,喜欢用小小的纸钞获取实实在在的货物与服务。

遗憾的是,中国人不会把手中的美元烧掉。不过,即使中国花掉从惊人“贸易逆差”中获得的多余美元,美国仍然可以获益。很多钱购买了美国国债,减少了美国纳税人的负担。其他美元,至少在美国联邦政府允许情况下,则以投资美国的形式回流。

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使中国个人和公司不断扩大在海外的投资。实际上,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去年增加近15%,总额达到1200亿美元。

这些钱大部分进入美国。五年前,来自中国的投资只有50亿美元,去年达到150亿美元。今年以来,已完成和待完成的投资交易已经达到300亿美元。

到2016年初,美国约有1900多家中国附属企业,雇员总人数去年增加12%,达到9万。最近的交易包括复兴收购Ironshore保险公司,安邦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以及烟台新潮收购德克萨斯油田。

吸引投资的美国公司更有可能成长,享受利润的增加,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中国的投资甚至有助于扩大对华出口。例如,去年玉皇化工向路易斯安那的甲醇厂投资18.5亿美元,以生产满足其国内市场的产品。

此外,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发布的最新报告称:“当中国公司花大钱收购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时,美国公司的股东通常会获得溢价收购的现金。考虑到美国股票最大持有者是美国的养老基金和家庭,因此,收购带来的好处主要由美国退休者和家庭获得。”

这份研究报告很有帮助性地补充说,因为中国投资而受益的企业遍及所有州和全国435个选区中的362个。南方受益最多,从2000年到2015年得到215亿美元投资。主要的中国相关企业包括联想、海尔、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大陆汽车、金龙,甚至世界铁人三项公司。

居第二位的是中西部,达到140亿美元。其中有中国航空工业公司、万向子公司、瀚德汽车、耐世特汽车系统和梅多布鲁克保险。东北部居第三,达到128亿美元。主要相关企业包括银行、史密斯菲尔德子公司、无锡医药子公司、Ironshore保险和Plaza建筑公司。西部居第四,得到100亿美元投资。公司包括阿里巴巴、百度、华为、红狮酒店及深圳新世界集团等。

尽管好处明显,但中国投资却经常面临政治障碍。例如,2005年,由于中海油(CNOOC)的竞购遭到反对,优尼科公司只好接受了谢夫隆公司的较低出价。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安邦保险公司出价140亿美元收购喜达屋连锁酒店。这个拟议中的交易受到激烈批评,还要面对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查。今年3月底,“出于各种市场考虑”,安邦放弃了竞购。对喜达屋股东来说遗憾的是,万豪随后以124亿美元得到了这家连锁酒店。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是中国前来投资的一个主要障碍,中国投资占到其审察项目的1/5。譬如,由于该委员会“不可预见的担心”,飞利浦放弃了将LED业务卖给金沙江GO Scale Capital的计划。委员会审查结果的不确定,还导致清华集团放弃收购西部数码计划,而飞兆半导体国际拒绝了华润微电子的收购。在计算机领域,的确存在正当的安全关切,但金融服务公司Envestnet的扎卡里·卡拉贝尔表示:“被禁止的交易并不涉及极度敏感的国安设备,而是批量生产、已经商品化的技术。”

不幸的是,正如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所警告的,“公开辩论容易受到对中国的意图危言耸听理论的影响”。一些国会议员希望能更严格的审察。双汇国际2013年收购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以及重庆佳信实业集团收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计划,都遭到了强烈的反对。更有甚者,还出台立法,扩大联邦调查范围,并加入经济和卫生因素。来自俄亥俄州的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要求委员会审察所有制结构、投资模式以及“所有可能的补偿措施,以保护美国人”。显然,这种对美国人的“保护”也导致他们无法从外国投资中受益。

因此,那些攻击中国购买美国产品太少的华盛顿政客,其实是通过拒绝中国对美投资来惩罚美国人。为惩罚中国其他错误行为(如保护知识产权不力)而阻挠来自中国的投资,同样是适得其反。

现行政策带来的政治伤害同样严重。合理的国家安全关切的确是存在的,但这种审察不应变成间接的保护主义。鼓励在美国进行更多金融投资,可以让中国在双边关系中谋得更多好处。仅靠经济手段并不能制服民族主义,相反,中国为双边关系破裂付出的代价越大,它就越会与美国建立合作关系。

对外贸易对美国人有利。外来投资对工人、持股人和大众有利。如果美国想让世界欢迎它的产品与投资,它就必须转而接受其他国家的产品与投资,包括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