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对华贸易失衡:美国财政部用错了方法

2016-05-25

在国际体系中,相对于法律,规则的好处是有广泛的灵活性。规则与法律都强调秩序、公正与安全,但后者更具延展性,保障最低效果,字里行间体现公平,但可根据形势的变化加以调整。

同样的,在国际体系中,相对于法律,规则的坏处也在于它的广泛灵活性:在国际体系出现政治、经济、金融动荡时我行我素,为狭隘目的作出单方面重新解释,成为纠纷催化剂,削弱国际体系赖以建立的共同目标与信任。遗憾的是,奥巴马政府日前发表的主要贸易伙伴汇率政策报告,正是属于这一类。

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每半年,美国财政部都针对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及实施发表一份程式化的报告。在罕见情况下,它会把贸易伙伴定义为“汇率操纵者”,并强迫对方升值货币,减少贸易顺差:1988年是韩国、台湾,1992年是台湾和中国。对韩国和台湾的认定至少持续了两个半年报告期,而中国则持续了五期。对韩国和台湾的施压取得成功(贸易逆差下降),但对中国却没起什么作用,虽然成功触动北京1994年的汇率制度改革。

今年4月最后一个星期五,美国财政部发表了最新版报告,但这次它的胃口更大。它制定新门槛,宣示了将来所有认定“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尺度。这三个临界点就是:(a)对美贸易顺差(单纯)超过200亿美元即为非常关键;(b)经常项目盈余超过GDP的3%即为意义重大;(c)一年内重复净购外币达到或超过GDP的2%即为持续进行单边干预。

如果某个贸易伙伴三项条件全符合,且没有采取“适当政策纠正币值偏低和对外盈余”,那么它就会被纳入“加强双边接触”流程,并附之以实质性惩罚(总统有权选择放弃)。在新门槛基础上,财政部制订了新的包括五个经济体在内的“观察名单”,它们是中国、日本、韩国、台湾和德国,这些经济体将受到严格监视。

奥巴马财政部的这些规则在诸多方面并无裨益,其实最重要的是,设置这个利己的博弈门槛,是为了将来有理由起诉它念兹在兹的怀疑对象——中国。

首先,在这个全球价值链时代,衡量贸易流量的最好方式,是以多边和价值增加为基础。以“总额”衡量双边顺差或逆差,并不能体现生产共享和中间产品贸易的增值嵌入,同时它扭曲了整体贸易流动状况。

其次,不能单单是货物贸易的盈亏,经常项目盈亏(货物与服务贸易余额+净收入和转移),才是恰当的评估尺度。由于竞争力原因,美国一直保持着大规模服务贸易盈余。与东亚贸易伙伴特别是中国所拥有的货物贸易顺差相比,服务贸易顺差并非更值得支持。

第三,在最近一个监测周期里,北京出现明显贸易顺差、巨大经常项目盈余、在外汇市场不断进行单边干预并超过2%临界值(达到3.9%)。按财政部自己的标准,中国应被认定为“汇率操纵国”。然而北京并不是,因为它对货币市场的干预是卖出美元,目的是支撑人民币币值,抑制资本流出。显然,奥巴马政府所理解的“市场决定汇率”,是贸易伙伴的币值只能上升。美元相对于一揽子货币的价格,一直大大低于后布雷顿森林时期的历史平均水平。

第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任务是促使汇率稳定,确保不出现竞争性贬值。作为监管功能的一部分,它拥有一套关于认定“操纵”的规则清单。美国财政部的规则,是从IMF的清单中作了选择性挑选,然后制定出主观门槛。何况,IMF关于“为了收支平衡采取推动或阻遏资本流动的非正常货币和其他金融政策”规则,同样可以用来指责美国自己早先实施的非常规货币政策。早在2002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本·伯南克就指出,为对抗通货紧缩采取这种难以避免、可预见、有副作用的政策,目的就是要让汇率下跌。而事实上,“汇率政策的确曾经成为对抗通货紧缩的有效武器”。

为公平起见,必须指出,财政部新的“汇率操纵”规则所附带的惩罚,不意味着像国会一些人一直叫嚣的,必然对贸易伙伴实施惩罚性关税。这种关税拿到WTO争端解决机制必死无疑。

最后,奥巴马政府货币规则的出台非常不合时宜。当前主要经济体面临着巨大经济压力,汇率及相关资本流动,已经变异为以邻为壑的非常规货币政策的传输带。由于处在利率敏感阶段的经济被已有的债务束住了手脚,许多央行推动的零利率政策对增加国内需求影响甚微,反而通过汇率机制不断产生“需求转换”效应。其结果就是像打台球一样,一个又一个经济体的货币大跌(继而反转),它吸干了需求,使所有参与者陷入无尽的、以邻为壑的恶性循环。

但还是有更好的办法向前走。

奥巴马政府应该坐下来,与中国一道重写多边规则,切实修补眼下充满漏洞的全球金融安全网。这将给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以信心,去继续实施深化国内金融和本币国际化的政策,而这迟早会使全球上市安全资产供给增加和多样化。这类供给更广泛,将改善全球资本配置与风险分担,减少全球失衡,增强国际货币体系的抗冲击弹性,并减少与币值问题相关的分裂性论战。同时,政府还应该与发达经济伙伴一道,为全球经济出现衰退的时候协调财政货币供应奠定基础。

以自我为中心的货币规则,效果上并不比相互谩骂强多少,因此不应该摆上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