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感受中国对世界的影响

2016-03-15

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大国的一个标志,就是拥有远远超出国界的经济影响力。在当今世界,中国所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几乎影响着每个大陆。

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世界市场上处处是中国的贸易、投资与贷款。中国继续保持着对全球经济增长30%的贡献率,虽然已经从2009年到2011年的50%下降。中国的需求带动大宗产品的繁荣,使非洲和拉美国家受益。10%的经济增长率和巨额贸易顺差,帮助缓解了2008-09年全球衰退带来的最坏影响,美国和欧洲从中国借钱,用来支付它们的刺激计划。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或者更准确地说,从出口与投资驱动增长转向消费驱动,同样对全球有巨大的影响。世界已经开始感受到这一转变,那些变得过份依赖中国对大宗商品需求的国家正经受痛苦。

在非洲,过去20年,津巴布韦毫无生气的经济端赖中国的贷款和投资,以及矿业出口。该国失业率接近80-95%。现年91岁的罗伯特·穆加贝从1987年开始掌权,他的政府几乎完全依赖外国援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慷慨解囊。但最近发生的事件可能预示着一个重大转变。

2月5日,津巴布韦《独立报》报道说:

津巴布韦和中国大吹特吹的数十亿美元多经济领域大型协议前途未卜。有迹象显示,中国主要保险公司——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Sinosure)不愿为中国银行更多的金融贷款提供担保,除非津方清偿至少5000万美元债务欠款,并愿意承诺偿还约15亿美元的债务。

靠着中国提供的10多亿美元特许和优惠贷款,以及另外1亿美元赠款和无息贷款,津巴布韦政府即使没有增加生产和保证贫困人口就业的政策,依然可以得过且过。

津巴布韦《独立报》的文章还说,津副总统最近被派往中国,希望获得一个紧急援助计划,以挽救摇摇欲坠的经济。然而,中国当局似乎对非洲国家不良的贷款偿还记录感到担忧。显而易见,鉴于中国国内当前的经济形势,中国已经打算拿走穆加贝派对上的酒杯。

中国在对外经济关系上的类似考虑,也对拉美产生地震效应。享有中国最多投资、贷款和赠款的委内瑞拉经济正自由落体般下坠。在实行了17年失败的经济政策之后,这个拥有世界最大石油储量的国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石油价格的暴跌(从每桶90美元高位到现在的25美元)使这个国家处在崩溃边缘。按它自己的记录,2015年前9个月,其经济收缩了4.5%,通货膨胀率9月份达到141.5%,为全世界最高。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委内瑞拉2016年通货膨胀率将达到720%。

就在最近,马杜罗政府被迫将几乎一文不值的货币玻利瓦尔贬值,并把汽油价格提高了惊人的6000%。传统上,这里的汽油价格极其低廉,那是给有车的富裕阶层的补贴。

不过消息越来越糟。

据《迈阿密先驱报》和《新先驱报》报道,在中国外长王毅最近的出访中,中国官员表示了对委内瑞拉不稳定的担心,同时他们拒绝延长委内瑞拉政府偿还巨额欠债的宽限期。相反,中国提出委内瑞拉增加对中国的石油出口,以此偿还450多亿美元欠债。由于石油产量下降,委内瑞拉将不得不出售更多石油来获得额外收入,同时还要增加出口来还欠中国的债。

按计划,委内瑞拉政府除了偿还中国的债务,2016年还需向国际金融机构支付110亿美元。问题是,该国2016年180亿美元的预期收入,根本无法应付每桶13美元的生产成本、还债以及最少350亿美元的进口开支。

2015年12月,委内瑞拉反对派在国民大会选举中赢得三分之二多数,表明选民广泛对马杜罗政权不满。政治的两极分化加上经济的崩溃,使委内瑞拉成为中国投资、贷款和援助面临的一个巨大风险。

在全球油价高企和中国有大量进口需求的时候,委内瑞拉政府利用收入收买选票,扩大在海外的影响力,在整个拉美掀起“粉红色浪潮”。从中国和其他地方得来的大笔金钱,很少被用于进行生产性经济基础的建设。

拉美的政治气候也在变化,粉红色浪潮已经退去。2015年11月,阿根延人拒绝了庇隆主义候选人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选出了中右翼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12年的经济管理不善、债务违约以及管理机构因朝令夕改满目疮痍,使阿根廷人终于忍无可忍,转而求变。当然,马克里先生要废除许多东西,但他的方向是建立有代表性的政府和实行自由化经济。

十多年来,拉美激进的反美政府把中国的存在视为在经济和政治上抗衡美国的影响。问题是,这些政府无法有效利用中国的资本,而是专注于对内压制和对外冲突。随着中国经济重组,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一个浪费、低效、腐败和管理失误的“失去十年”就此揭开了面纱。

今天,随着中国重新规划其在拉美的经济和地缘政治战略,它也应该重新思考“共同繁荣”这一构想。

中国应该通过认真考虑一系列的政策转变,把握拉美地区的未来。首先,由于经济转型要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期待,中国应该制定在国外的“止损”机制,为子孙后代保护资金和收益。同时,让中国成为助推生产型企业的主要资本来源,而不是充当由着亲戚挥霍无当的有钱大叔,也会在海外产生深远的影响。

其次,中国必须重新考虑,转向那些通过采取健全政策和做法,实际提高了生活水平,使人民脱离贫困的国家。这些国家不会成为中国的包袱,而会是重要的、不断壮大并走向共同繁荣的贸易集团。

第三,通过奉行合理的经济原则,而不是支持反美政府,中国将减少美国怀疑与担心,实际上这反而会促进更多的经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