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何伟文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

2016年中国经济不会出现大滑坡

2016-02-03

中国股市2016年开年便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震荡,第一个星期前四个交易日出现两次“熔断”。中国证监会最后一个交易日暂停这一机制,引起股市短暂反弹,之后又是新一轮下跌。进入新年后的两个星期,上证指数累计下跌18%,跌至2015年8月以来最低点。加上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贬值,中国A股市场引起全球股市连锁反应,导致今年第一周共蒸发掉2.3万亿美元。全球媒体弥漫着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IMF经济顾问兼研究部门主管莫里斯·奥布斯特费尔德认为中国经济是2016年全球经济前景中的最大隐患,表示“中国增长下降的全球溢出效应……比人们的预期更大”。

China-economy.jpg

1月19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6.9%,为1990年以来最低,其中第四季度增长按年率计算只有6.8%。考虑到股市的糟糕表现、人民币贬值以及一系列新的坏数据,许多经济学家怀疑中国经济增长实际上还达不到这个水平。

最近一系列经济指标确实显示出中国经济的下行趋势,而且逐季下行的趋势还在继续。2015年12月,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9.7,低于预期(49.8),仍处在收缩区间。2015年全年,消费价格指数(CPI)仅比上年增长1.4%,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比2014年下降5.9%,表明工业生产困难重重,需求不足产能过剩。尽管2015年全年工业总产值增长6.1%,但前11个月的名义工业收入仅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

鉴于中国政府将集中精力去产能去库存,许多经济学家认为,经济下行趋势不仅会继续,而且还会加剧。

中国股市并不反映经济基本面

2016年初以来的股市动荡再次证明,中国股市基本独立于经济基本面,并不是可靠的经济晴雨表。2010-2013年,虽然中国经济属于最佳之一,但中国股市却是全球表现最差之一。2014年6月中旬,中国股市突然兴奋,跟着进入为期12个月的繁荣期。上证指数从2014年6月12日的2051.71点,一路攀升至2015年6月12日的5166.35点,在整整365天里上涨了151.8%!而在这12个月当中,继2013年第四季度增长率下降之后,中国经济走出一条下行曲线。不过,仅仅两个半月后,8月26日,股市就跌至3000点以下,只是经过证监会的努力才略略稳定下来。

过去几年,尤其是过去19个月里的表现,证明中国股市越来越偏离实体经济,反而基本追寻虚拟经济的发展轨迹。驱动股市的,是过于频繁的概念炒作和短期投机。因此,中国经济总体状况不在于中国股市的走势,而是要看反映国家经济健康状况的基本指标。

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平衡考量

严重的产能过剩、房地产高库存、以及政府2016年以去产能去库存为中心任务,这些都导致人们预期GDP增长会大幅下降。不过,如果我们看看全部41个产业部门就知道,产能严重过剩而且负增长的行业只有八个。新兴产业和高科技产业,包括计算机、电信和电子产品、航空航天和铁路运输设备、医药等,全都表现良好。传统产业,包括食品加工、纺织服装、家具、皮革制品、橡胶与塑料制品、汽车及零部件等也都在稳步增长。后两大类显然并没有出现严重产能过剩。由于没有2015年全年的最新数据,以下数据显示的是前11个月情况:

1.jpg

由于PPI下降,工业销售额名义增长率仅为1%,实际增加值的增幅为6.2%。

上述列表显示,八个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这些行业占工业总产值18.1%,与四个表现良好的新兴与高技术产业所占比重恰好相等。而占总产值份额最大(24.8%)的八个传统产业仍在稳定增长并持续获利。化工产业占工业总产值的7.6%,只有轻微的产能过剩,表现不好不坏,但盈利能力良好。

总体上说,压缩产能只涉及整个工业的一小部分,不会拖垮整体工业增长。另一方面,新兴产业、高技术产业有望加速发展,进而提升整体工业的增长潜力。传统产业和化工业总体上仍将保持稳定。2016年,中国工业的整体增长只会出现小幅减速,不存在出现严重衰退的危险。

在第三产业,供给侧改革只会加快包括教育、医疗、娱乐和电信服务在内的公共产品的供给。但人们也将看到房地产业的大规模去库存化,而这有可能增加增长前景的不确定性。2015年前三个季度,房地产业对GDP增长率的贡献只有0.04个百分点。不过总体而言,第三产业的增长速度在2016年会略为提高。

结合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情况看,我们找不到任何2016年经济增长大滑坡的理由。

需求侧:消费仍有弹性

需求方面,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有望增加,投资的贡献将继续下降,净出口的贡献仍不明朗。

2015年前三季度,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达58.4%,或者说拉动GDP增长了4个百分点。许多经济学家总是担心,中国的消费对GDP的贡献(如今已超过50%)仍大大低于发达国家的60-70%。这种观点有必要进一步探讨,因为路径有所不同。在美国,零售、医疗保健、教育、住房、娱乐和商业服务的收入合起来占GDP的70%以上。而如果我们在中国采取同样方法,消费比例就会变得高很多。

2.jpg

在中国,消费商品的销售占GDP比重高于美国。零售、网上购物、旅行旅游、文化、电信消费都在稳步增长,见不到任何大幅放缓的迹象。2013、2014年,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为3.7个百分点,2015年前三季度达到4.0 个百分点。因此可以预料,2016年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将达到3.50-4.0个百分点。

近年,固定资产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在下降。与2013年、2014年的4.2、3.6相比,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对GDP增长率的贡献只有3.0个百分点,2016年的贡献很可能在3.0个百分点以下。

2015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大幅增长56.7%,部分抵销了服务贸易的逆差。2016年,全球大宗商品和石油市场不会有根本性改观,中国的贸易格局将与2015年相仿。这也意味着净出口将为中国GDP增长作出积极贡献。

简言之,2016年中国经济会继续下行一段时间,整体增长速度比2015年更低。但在改革、重组取得进展和世界经济形势不断发展的基础上,经济基本面预示着中国仍会有6.5-6.8%的稳定增长。不管怎样,中国经济都不可能出现大滑坡或者“硬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