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错失更多抗疫良机酿成的悲剧

2020-08-19

我今年4月份发表的第一份新冠疫情报告,侧重点主要是疫情从中国向西欧和美国蔓延,以及从华盛顿到布鲁塞尔等西方国家抗疫动员迟缓,控制疫情失败。

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布的我的最新报告《错失更多抗疫良机酿成的悲剧》,则重点关注那些疫情中新错过的机会,以及全球最大经济体为此付出的人力成本和经济损失——特别是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按照目前的速度,到8月底,全球确诊病例可能超过2500万。如果速度不减下来的话,到今年年底,这一数字可能飙升到5000万至6000万,死亡人数可能达到150万至170万。而且,正如4月份报告所预测的,事实将证明这场灾难在美国尤其严重。

这份新的报告展示了在过去一个季度里,由于旧的公共卫生系统崩溃,过早结束隔离,以及政策不断失误,我们如何错过了更多的机会,世界低、中、高收入经济体如何因此而蒙受了附带损害。

2月中旬,世卫组织和中国的联合报告就得出结论,认为中国坚定而严格地使用非医药措施控制新冠病毒在多种情况下的传播,为全球应对疫情提供了重要的经验。通过采取这些标准化措施控制疫情,中国经济开始反弹。相比之下,正如第一份报告所预测的,那些迟迟才开始动员抗疫的经济体,它们第二季度的情况是灾难性的。

在美洲,由于美国未能遏制疫情,且危机管理不善和过早结束了隔离,再加上拉美地区相对贫穷,卫生系统较弱,导致当地出现了全球最严重的区域性危机。不过,加拿大以往的记录表明,尽管该地区风险上升,但适当的预防措施还是可以发挥作用的。

与全球经济体相比美国各州受疫情影响最大

今年1月,特朗普总统曾就中国成功遏制新冠疫情向习近平主席表示祝贺。但由于特朗普政府反应迟缓,危机管理不善,未能遏制疫情在美国蔓延,特朗普后来改变了他的立场。为了赢得连任,白宫指责中国造成疫情,并急剧升级贸易战,把贸易战扩展到了技术、金融和外交领域。

然而与白宫的说法相反,这场全球疫情的发展实际上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涉及湖北武汉的中国病例,而且很快就得到了控制。第二阶段主要发生在西欧和美国,尤其是美国,而且不断推动着全球大流行。

为了全面理解负面溢出效应的规模,我们且把美国各州看作独立的经济体。假如这些州是主权实体,那么到8月为止,全球25个受病毒影响最严重的经济体中,有近1/4是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和纽约州位居前10,只排在巴西、印度、俄罗斯甚至南非等大型经济体之后。

不过,除非按人口规模进行调整,否则这些汇总数据很难反映实际的情况。为更有效地了解疫情的严重程度,让我们把重点放在人口调整后的数据上(每百万人口的病例数)。从这个角度看,在全球感染病毒最多的25个大型经济体中,美国的州占了23个。在这个序列中,路易斯安那州、纽约州、佛罗里达州、新泽西州和密西西比州排在智利前面。即使是人口众多、病毒感染严重的巴西,也落后于美国的许多州,包括小小的爱荷华州(320万人)和康涅狄格州(360万人)(见图表)。

图表 全球经济体和美国各州疫情*

丹.jpg

截至2020年8月1日的累计确诊病例

来源:Worldometer、Difference Group

新冠疫情发展的两个阶段

我的最新报告研究了所有主要经济体的新冠疫情发展进程,涉及到官方通报第一起病例的时间、疫情的扩散、有效二次传播的人数(Rt值)、传播类型、曲线变平、新的加速扩散,以及对新一波疫情的潜在敏感度。

虽然这种病毒是中国最先正式记录的,但欧洲和美国反应迟缓、控制失败和过早结束隔离加剧了这场全球大流行。疫情尽管是在湖北武汉暴发,但它的源头却更为复杂。

在高收入组中,西欧主要经济体(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美国、加拿大、日本和韩国1月底报告的第一宗病例都与中国有关。然而,后来确诊的病例却与来自西欧的旅行者和本地传播有关,与来自美国、亚洲、中东和中国的旅行者也有一定关系。

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阿根廷、巴西、中国、印度尼西亚、墨西哥、俄罗斯、泰国、土耳其)和中等偏下收入经济体(孟加拉国、埃及、印度、肯尼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越南)的第一宗病例有一半与中国有关,另一半则与西欧甚至日本、中东和美国有关。不过,后来确诊的病例则与西欧和本地传播有关,在一定程度上也与美国、中东和日本有关。

低收入经济体(阿富汗、刚果、埃塞俄比亚、马达加斯加、莫桑比克、苏丹、乌干达和也门)的第一宗病例与西欧有关,在较低程度上与中东、日本和本地传播有关,而后来确诊的病例与本地传播有关。

中国反弹,美国岁月逝去

用人均收入(大致反映了生活水平)增长预期的下降来衡量,疫情影响对大多数经济体来说是毁灭性的,而对于疫情暴发前已经困难重重的国家来说相对最严重。

在高收入经济体中,大多数国家可能会面临5-7年的停滞。而在那些情况特殊的经济体,如意大利和日本,先前已有的挑战正在导致更严重的衰退。

在中等偏上收入经济体中,中国,也许还有印度尼西亚,可能会顺利渡过危机,而不会出现负面收缩。就中国而言,经济反弹是因为相对成功地遏制了新冠疫情。至于印度尼西亚,它的长期增长潜力推动了经济复苏,不过,检测率过低仍使它的整体状况不明。而大多数国家已经失去5-7年的发展,一些拉丁美洲的经济体,如巴西和阿根廷,失去的时间可能是其他同等收入国家的两倍。

此外,较贫穷经济体的经济受破坏程度可能远高于目前人们所知道的。由于检测水平极低,加上新冠病例数字被低估,像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也门这类国家,它们的日常实际情况与官方公布的低病例数据出入极大。一些人过早死亡也许被归因于“之前的健康状况”,而不是因为这次疫情。

更糟的是,前沿研究表明,新冠肺炎的发展有可能因为病毒的不良突变而扩大。最初,病毒在中国武汉和亚洲主要是原始的D变异,今年3月在西欧和美国进化出一种新的G变异,之后的感染主要是这一类。这令人不安。较贫穷的经济体可能很快会面对毒性更强的病毒,而西方国家的封锁和旅行限制迄今为止一直是有限的。

激进单边主义的巨大代价

多边主义在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失败进一步加大了人力成本和经济损失。令人震惊的是,世卫组织最新的筹款目标仅占世界(目前)累计产出损失的0.01%。

强有力的全球多边行动,将远胜于单边行动(成本只是单边行动的零头),而单边行动加剧了这次疫情已经造成的损害。

2020年上半年,仅主要经济体用于缓解疫情附带损害的财政刺激计划,就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这些计划的最终成本还会高得多,并可能导致主要经济体出现一系列债务危机。

不幸的是,要战胜新冠疫情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萎缩,最需要的正是所有主要经济体超越政治分歧的多边合作。然而,一场错误的指责游戏似乎更对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的胃口。

西班牙流感最致命的并不是第一波,而是第二波。如果人们到现在还不汲取这一惨痛教训的话,那么,一场有可能导致疫情延绵不绝和全球经济萧条的巨大危机会给他们上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