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特朗普 南海问题 全球治理 朝核问题 中美贸易 中印关系 人民币汇率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易若鹏 西雅图大学人类学与亚洲研究教授

中国的环境教育合作

2017-04-21
B1.jpg

与联合国和世界许多国家政府一样,中国政府希望以教育为重要手段,促进环境管理和生态的可持续性。继上世纪80年代政府提出一系列与环境教育有关的倡议后,2003年,教育部迈出重要一步,正式要求环境教育内容要广泛“渗透”到中国各级公立学校的各科教学过程中。然而,十几年过去了,这个任务显然普遍没有完成,绝大多数中国孩子依然没有获得政策要求提供的环境学习机会。这很令人担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环境挑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不过中国的环境教育也出现了充满希望的新动向,值得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支持。由于全世界都会感受到中国公民的价值观和选择所产生的生态影响,因此中国的环境教育工作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过去几十年中,中国环境教育最显著的特点之一是政府与NGO的重要合作。事实上,教育部对全国性环境教育的要求,以及渐进的实施指南,是中国教育部、环保NGO——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中国办事处和英国石油公司过去十年来成功合作的直接成果。在“绿色教育行动计划”下,这种合作关系让全国21所普通高校建立起了环境教育培训中心,并制定了一套可以媲美国际最佳流行做法的全国环境教育大纲。然而,教育部洋洋大观的指导方针和实施规划在中国以应试教育为主的学校里遇到极大阻碍。即使教师们十分乐意把环境内容纳入他们的课程,他们也往往缺少这方面的培训。面对这些挑战,中国政府官员和NGO用三个十分可期的举措加以应对:大规模的教师培训;创办环境学习中心,或者叫“自然学校”;制定环境教育法。

教师是一切教育工作取得成功的关键,而缺少对教师的培训和激励,一直是中国环境教育任务取得成功的主要掣肘。最近,中国教师开始更多地获得了他们所需要的支持。去年夏天,我在中国举行的一个国际科技教育会议上发言,一位来自环保部宣传教育中心的中国官员告诉我,他们策划了一个为期三年的培训计划,将为三千名中小学教师提供环境教育培训和物质支持。与前面提到的“绿色教育行动计划”一样,该计划主要涉及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办事处,并获得了一家大公司(这次是大众汽车)的支持。

对教师的培训和激励固然重要,但这还不足以确保孩子们得到机会,尤其是户外实际操作机会,去学习、关心他们的环境。而在美国、日本、台湾这些地方,专业的环境学习中心和“自然学校”补充、支持着学校对孩子的教育。令人感到鼓舞的是,这类学校和中心也开始在中国出现,而且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主要是城市中产阶层)很欣赏这类中心提供的“自然教育”。这些自然学校类型多样,通常采取NGO和政府官员某种形式的合作,由NGO提供环境教育规划与教学,而中央和地方政府官员管理并提供自然保护区这样的户外学习场所。一些自然学校,像中国杰出的绿色NGO——“自然之友”创办的盖娅自然学校,在培养越来越多的自然教育干部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盖娅自然学校亦是与日本自然学校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中国自然学校之一。在日本,4000多所自然学校扮演着重要角色,向孩子们提供户外和环境学习的经验。

日本2003年颁布环境教育法,为环境教育提供财政支持和认证程序。台湾2011年也颁布类似法律《环境教育法》。在日本和台湾,从法律上确立对教师和组织机构的认证流程,建起稳定和资金来源和人手,这使环境教育计划的质量和安全性得到了保障。在中国,过去五六年来环保部宣传教育中心一直在推动通过中国的环境教育法。虽然不清楚该法将来的细节,但宣传教育中心官员报告说,制定这项法律看来已是大势所趋。

正如中日自然学校合作伙伴关系所证明的,自然教育和环境学习有可能把人民团结在一起,去跨越一向难以弥合的国际差异。对环境教育工作者和他们在联合国的组织机构来说,现在是接触中国同行,力所能及地向他们提供经验和支持的最佳时机。与大自然保持亲近的、可持续的关系,是每个孩子与生俱来的权利,当他们拥有这种权利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