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中美关系 贸易战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脱钩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王韬 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

美中需再度携手对付共同敌人

2015-09-16

在以不同方式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后的不到20天时间里,习近平将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对美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并与奥巴马总统在华盛顿会面。与70年前不同的是,两国现在面临的共同敌人不再是日本军国主义,而是经济动荡及气候变化。

这是习奥第三次正式会晤,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第一次是2013年6月在加州“阳光之乡”举行的“私人”会晤。这次会晤中,双方就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达成共识,增进了个人关系,为建立互信提供了助力,明确了中美关系的战略方向。第二次会面,是2014年11月北京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奥巴马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会面结果非常成功,包括双方签署了《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这是国际气候变化谈判举行多年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为2015年底在巴黎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带来光明前景。两国和国际社会有充分理由对习奥第三次会晤寄予厚望。

但这次会面也恰逢两国关系更加困难和复杂。进入2015年以来,中美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分歧开始恶化,虽然6月份的第七轮战略经济对话取得某些进展,但难以避免的热点问题仍给双边关系带来负面影响。

但近来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动荡提醒人们两国合作的必要性。沪市A股指数6月份下跌约40%。在8月份人民币突然贬值,以及随后欧美股市急挫之后,包括原油在内的大宗产品价格又一次大幅下跌。中国需求疲软也抑制了油价预期,并给成为美国经济复苏基础的页岩油繁荣带来威胁。中国经济向“新常态”的转型之路并不平坦,美联储加息预期对世界经济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影响复杂。未来数月,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的经济决策将对2020年前的世界经济产生决定性影响。第三次习奥会就两国经济政策达成协调与共识,对世界经济的稳定极为重要。

气候变化谈判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习近平访美后,距离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只剩不到10星期。习近平和奥巴马能否让两个最大排放国增加合作与共识,为国际社会所热切期待。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现在世界面临的经济困难与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召开前颇为相似,只不过是美国和中国调换了位置。2009年,因为有4万美元刺激计划,中国经济跑赢世界其他地区,而美国和欧洲在金融动荡中苦苦挣扎。2008年经济危机被认为是2009年哥本哈根大会失败的原因之一。现在,由于工业和能源需求指标令人担忧,中国经济成为人们真心关心的问题,而美国仍处在部分因页岩油和天然气的带动而强劲复苏的轨道上,就业率也好于预期。这种角色的逆转,是否会让今年气候大会的结果有别于2009年?

中国政府需要在2015年下半年作出艰难选择,是重新回到靠重工业化和投资刺激经济的老路,还是坚持结构调整,推动人们期待已久的生产要素价格和国有垄断企业的改革?前者意味着更大的环境风险,之前的环保努力将付诸东流,后者意味着短期内经济会承受更大痛苦。考虑到中国经济的体量,无论哪种选择,影响都会是世界性的。

但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并不必须是二选一。好的投资也可以带动好的经济转型。

如果中国政府能更好地利用市场机制控制污染,提供支持清洁能源和环保技术的环境,中国的环保努力和减排目标将变成巨大的经济机会。据估计,“十三五”规划期间,中国环保投资总额将超过1万亿美元,而中国政府只能提供15%的资金。美国可以利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帮助中国实现这一目标,并为自己的企业带来更多市场机会。

在最近一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两国政府确定并同意了关键领域的投资与技术合作,包括载重汽车燃油标准、电动汽车、页岩气、工业锅炉能效和智能电网等。中国政府希望推动这些领域的公私合作项目,以此作为稳定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但由于私人投资保护不足,以及政府和私人合作伙伴之间项目管理协调性差,公私合作障碍重重。在有效利用市场力量,引导和鼓励私人向这些领域投资方面,中国政府要向美国学习。

中国还需要深化能源业改革。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习近平主席不断重申要改革国家垄断企业,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过去两年这方面取得一定进步,但进展缓慢。如果中国希望复制美国页岩油气的繁荣,就必须打破对油气资源的准入限制,建立有活力的石油天然气交易体系,不断推动石油、天然气和电力市场改革。作为更清洁的化石能源,天然气可以为中国的环保和经济繁荣作贡献。但目前的主要障碍不是价格或供应,而是市场与交易限制,以及替代能源定价扭曲。在供应充足和2015年上半年价格下跌情况下,天然气需求增长从2014年的8.9%降到1.4%。中国计划2016年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这有助于一定程度上缓解扭曲,但最重要的还是推动电力行业所必需的改革。

能源安全特别是石油天然气供应安全一直是中国政府最关注的问题之一。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中国为什么在南海问题上拒不让步。随着美国对亚太市场的出口前景更加清晰,中美在保障这一地区的油气供应安全上有着共同利益。尽管《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并没有提到石油,但中美需要协调两国的石油政策,包括评估非常规燃油的温室气体排放和管理石油副产品石油焦的消费,这些都需要美中两国的合作与交流实现制度化。这将缓解中国在能源安全上的担忧,有利于实现两国共同的气候目标,激励中国参与国际能源治理。

在清洁技术、能源业改革和能源安全上的合作,既可为中国的经济转型提供新动力,也能为美国的经济复苏提供更多支持,同时为稳定世界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添一臂之力。

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管理委员会主席阎学通教授2013年7月指出,“中美之间的良性竞争,具体就落实在给国际社会提供什么样的公共产品。”70年前,中美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并肩作战,但由于主要战场不同,直接合作十分有限。70年后,经济动荡和气候变化让世界的繁荣和可持续性陷入危险,美中两国必须更加紧密地合作,为世界提供亟需的公共品。这应该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本质所在,也是第三次习奥会最让人期待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