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简体繁體
【热点话题】:贸易战 朝鲜问题 特金会
中文英文中英对照
  • 何慕天 地理学家,城市规划学家

让中国人选美国总统会怎样?

2016-02-18

美国大选季,意味着民调数据的日常轰炸。但假如在别国进行民意调查,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最近,我利用自己在知乎(中国版Quora)拥有关注者之便,正好做了这样一件事。完全免责声明:我的方法并不科学,我的发现并没有告诉人们任何国家的趋势。知乎上的3000万用户大多是年轻人、城镇人口、学生和专业人士,所以它只反映知友当中那些关心政治,并且自愿参加投票的非随机小团体。

除了经过国家控制的媒体过滤的消息,大多数中国人对外界的事物知之甚少。不过,利用软件规避审查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同时他们转向在知乎和Quora这类非国家控制的平台获取新闻信息和发声。鉴于美中双边关系的重要性,我们有必要来关注我们的候选人怎样谈中国,而中国人又是如何看待我们的候选人。

我第一次发起投票的时候,只简单列出候选人名单,没有给出他们的背景。特朗普赢得38%的支持,希拉里·克林顿29%,伯尼·桑德斯12%,杰布·布什10%。知友们指出,“这个结果有偏颇,因为我们大多数中国人除了特朗普和克林顿,从来没有听说过其他人”(实际上,这与美国的情况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1.jpg

因此,我决定再发起一次投票,这次给出了候选人简介,而且通过图表展示了他们在所有主要问题上的不同主张。这是我在知乎上广为人知的做法:通过文章、图片、地图和数据,来呈现我的国家本来的样貌。我学会了如何在中国互联网发言时不越界。中国的政治有严格限制,而美国的政治是公平游戏。我发现自己常常可以透过后者这个镜头,外推出对前者的看法(通常无需我花什么功夫,结论自己就有了)。

第二次发起的投票出现截然不同的结果(虽然不幸的是我无法说明其中有什么直接因果关系,因为两次投票是不一样的)。这次,民主党人得到2/3的票,而特朗普失去相当多的支持,对他的支持转向了克林顿和桑德斯。但我知道自己还是漏掉了什么,因为人们写信问我,“我应该站在哪个国家的立场来投票”?

2.jpg

所以,我又设计了一次投票,它要求回应者投两次,一次是从中国国家利益的角度,一次是按照他们个人的立场来投。第三次投票产生的两个结果,差不多也就是第一、第二次投票结果的区别,同时也进一步反映了特朗普这个流行现象。当代表中国的时候,知友们选择让特朗普入主白宫。一些人解释说,事实上,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肯定完蛋,而中国就会崛起”。我觉得至少有一半人是在开玩笑(不管怎么说,如果美国完蛋,中国也更好不到哪里去)。有种感觉是,在特朗普阵营中,更多人只是凑热闹看马戏的观众而已。同时,由于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心态,他们没让希拉里得分,因为他们不喜欢克林顿这个名字,他们指责克林顿要为1999年贝尔格莱德中国使馆挨炸事件负责。我吃惊地发现,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还相信希拉里是所有候选人当中对中国态度最强硬的。这说明我没有做好足够的工作,来介绍共和党阵营及其部分候选人的外交政策立场。

3.jpg

不过,当人们按照自己的想法投票时,对希拉里的否定就消失了,她一路领先,因为她的经历、敏捷和毅力赢得人们的仰慕。知乎上有一帮颇有声势的女权主义者,虽然并不特别乐观能很快在中国见到女性执掌政府,但希拉里当选的象征意义,还是被看成有助于推动世界各地争取妇女权益。伯尼·桑德斯在投票中表现也不错,他之所以获得支持,主要是因为他反对财富分配不均,这在中国同样是一个严重问题。当然,也因为他的独特魅力(他在中国的外号是“伯尼老爷子”)。别忘了,杰布·布什在中国也有支持者,而且支持者比特德·克鲁兹和马可·卢比奥都多。杰布的哥哥和父亲在中国都是人尽皆知的人物,而且他本人被认为是最好的非特朗普式的共和党人。

但我最感兴趣的,还是按个人想法投票中支持特朗普的那20%的人。我知道,以特朗普的基础,这并不是中国人口统计上应有的百分比。在知乎,没有多少人代表中国的下岗工人(他们也上网,但他们不来知乎),而且我不认为下岗工人对特朗普提出的对中国商品征收45%关税有多敏感。我决定对投票者作一些追访,更多了解他们的思维过程。他们的一些人是《学徒》这档节目的粉丝,但也有一半人以前从未听说过特朗普。这些人(我按性别列出投票结果,发现特朗普的拥趸几乎都是男性)佩服大男子主义的特朗普那种亿万富豪式的牛皮轰轰。他们认为他是“真正成功的商人”,“不公平地受到过分政治正确的媒体和公众的攻击”。他们承认他的风格有些疯狂,但不以为意(也许是因为它是如此彻底地不同于他们自己领导人呆板的公众形象)。

我列出一系列有鲜明特朗普特征的问题,问他们自己同意哪一个。几乎所有人都强烈反对特朗普所说的“气候变化是中国人制造的骗局”,但一些人回答说,“他自己并不相信这个,他这么说只是为了选票”。前面所说的关税问题也不受欢迎。很显然,特朗普对政治正确的谴责,呼吁驱逐非法移民,呼吁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这些才是最吸引他的知乎粉丝的地方。

就特朗普畏怕、不宽容伊斯兰,主张对穆斯林实施禁令,我在去年提出过另外的问题。其间我了解到,很不幸,他的这种观点在知乎上司空见惯。我以前写过,在中国的网络上,与比较大众化的百度贴吧,或与中国民族主义“愤青”的温床“铁血网”相比,知乎算是一个比较文明的社区,至今也还是这样。其他自由派知友证实了我的怀疑,即右翼观点的呼声正越来越高,他们也衰叹“在知乎,对穆斯林的憎恨如今成了政治正确”。伊斯兰恐惧症似乎已成为一种势力,把从美国到欧洲再到中国的民族主义者、民粹主义者和本土主义者团结到了一起。在中国的这些人倾听特朗普和玛丽娜·勒庞站在国家舞台上讲话,他们抱怨自己的领导人“胆小到对中国自己的穆斯林问题无所作为”。

“反政治正确”浪潮席卷特朗普所在的美国,这在知乎上也是一个热门话题。在知乎,不同敌对派系辩论当前的问题,“政治正确”标签被贴得到处都是,而且通常是贬义的。许多在美国学习的中国人讨厌平权行动,认为是对包括他们自己在内的亚洲学生的歧视。所以,当特朗普说出“我爱中国”的时候,那种情感至少部分来讲可谓彼此相通。